当前位置:首页> 联盟成员 >2009年9月11日前后八天记事

2009年9月11日前后八天记事

2020-11-15 13:03:51安澜园

2009911日前后八天记事

2009910日我老婆比预产期提前5天住院接受产前护理从这一天开始到918日出院,这个永生难忘的阶段是我和老婆从感情升华成亲情的过程,这是一个焦急、痛苦、失望、惊讶、失眠、难受、小心、欢喜、厌恶、烦躁、沉重、幸福的过程。时至今日,我决定铭记下这段让我体味过种种滋味的日子:
     2009
98日我从外地回来,看到妻子大D型的身材我只觉得非常的可爱,尤其是她穿上那件黑色网状的无袖上衣,像极了北极企鹅的可爱。妻子从9日凌晨开始有了轻微的疼痛感,到了晚上已经疼痛难忍,而且极有规律,妻子在万般疼痛下依然头脑清楚思维敏捷,令我对表看她几分钟疼一次。后来我想起这件事情觉的这样的专业精神就是医生护士也望尘莫及!

10号清晨没敢吃饭我和母亲偕妻子前往二附院检查,到下午就已经住上院了,当时医生告诉我们10号晚上肯定会生出来,而且非常确定的诊断肯定是顺产因为B超打分是6分,满分才8分啊,况且临近骨盆!医生甚至警告我妻子如果有上厕所的感觉就即刻上产床。傍晚时分妻子感觉好像疼痛不那么明显了,还很奇怪,医生检查后说是一切正常耐心等待。到了晚上10点钟妻子突然感觉剧痛还有想上厕所,妻子问我是不是得上产床,我当然说是啊,赶紧扶她进了产房,我被关在了门外。剩下来就是焦急的等待,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感觉很慢,总是不见有妻子的任何消息,我坐在产房外面的椅子上焦急万分,在这期间我三次要闯进产房都被医生训斥出来,时间看起来过的很慢,但是不经意间就到了11日的凌晨零点,这时候的我已经毫无耐心了,站在产房门口出来一个人无论是否医生就焦急的问,但,还是毫无消息。我和母亲非常的焦急完全没了刚开始因为早早进产房的喜悦了,尤其我老妈刚开始还跟我说你媳妇的身体条件就是好,你看一到医院就进了产房顺利的很!此时的我心中的急像是一团火在我身体里面横冲乱窜,心里面早已被焚烧的面目全非了,这团火让我失去了理智对于医生的训斥我几乎想抄起家伙打死那个可恶的女助产士,我在心里称呼她是女疯子。直到11日凌晨130左右,产房里出来个护士喊住已经疯了的我,说是产妇情况不好,小孩在子宫里是头朝上了,助产士努力了四个小时没有改善,初步决定刨妇产。我当时惊讶愤怒。小护士看都不看我,接着说她们已经给产科主任打电话了,等主任赶过来做最后的决断,你们家属赶紧做准备。我颓然坐下点点沉重似千斤的头颅,很迷茫的看着我的母亲。过了几分钟吧有个穿便衣的妇女进了产房看起来很权威的样子,我母亲握了握我的手示意我镇定。凌晨150分,张主任(就刚才那个权威的便衣妇女)找我谈话,很明确的告诉我,我的妻子必须接受剖宫产手术,我愣住了,很快我清醒了,我声嘶力竭的质问说:你们检查的时候不是说我妻子情况很好吗?折腾了这么长时间又要说做手术,早早的干嘛了啊!!现在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是怎么回事??张主任略显困顿的说:我们更不愿意半夜三更的被叫起来做手术啊!!产妇的情况本来就是处在变化之中的啊,现在你最好迅速的做决断然后签字,我们去做术前准备了。说完转身走了。一个小护士拿着一个夹子带着我进了办公室,然后打开夹子开始照着一条一条的给我读手术中可能发生的危险,并且读完每一条后都会问我懂了吗?我此时已经天崩地裂了,听见这些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我更是身心剧裂,如果我眼睛能喷火的话我相信我肯定会烧毁这里的一切让这个恶毒的医院毁灭。我怒吼说:你别念了,赶紧让我签了吧。那小护士不紧不慢的说:不行,这个你必须明白无误了才能签。我静悄悄的等着她念完了所有他们医院不负责的各样条款。我签了字,在签字的那一霎那,我顿了一下。老天啊,我的妻子为何要受如此折腾。
    
签完字,我的妻子从产房推了出来。她面色苍白,已无气力说话只是抬眼看了我一下,就这一下我心都碎了,我心中的难受没有任何语言可以表述,语言的苍白无力让我更难受。
    
上帝啊!在我妻子进入手术室之后,有一位麻醉师又找我谈话,声明了很多条麻醉时可能发生的种种危险,因为此刻我的头脑是清醒的,他的每句话犹如毒箭让我死生反复,生不如死。至今都记得有一条是:产妇的身体或许会对麻醉过敏,情况严重的话可能会导致产妇终身瘫痪。老天啊,这些话,我真不愿意在此重复,犹如剐心取肺啊!我几乎想蒙着眼睛在上面签字,麻醉师的冷漠让我对手术更加担心了,我在手术门口的走廊里来回的走来走去,担心和焦急,让我几乎崩溃,我心中不断闪耀出那个小护士说的各种不测情况的发生,我双手合十不断祈求保佑我妻子平平安安的从手术室里出来。

终于在2009911日凌晨310分我的女儿出生了, 310分一位助产士抱着一个婴孩从手术室出来,朝着我问是不是张琴的家属,我回答是,然后一个箭步冲过去问:我妻子怎样啊?助产士冷血的说了句好着呢!这句话让我心里好受了很多,此时才想起来问道男孩女孩?答道:女孩。我和老妈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因为我和母亲及所有家人都认为是男孩家里几乎所有的长辈看过怀孕的妻子后都认为怀的是男孩。我妈还不甘心又狐疑的问护士道:没抱错吧?助产士笑了,肯定的说:怎么可能抱错啊,今晚就你们家是刨妇产!我妈还是一脸狐疑的跟着去照顾婴孩了。我后悔的在手术室前捶胸顿足,因为我自责自己刚才没问那小护士我妻子什么时候能够出来。又是一分一秒的等待,漫长又无奈。我想人最无奈的时候就是在医院,因为你根本无法掌控局势,医生就是说个天你也得信得照着办。凌晨4点钟我妻子从手术室被推了出来。妻子努力的给我笑了笑,我紧紧的握住她的手,一切噩梦结束了。我心中又恢复了正常的秩序,身体的机能都安定了,开始正常的运转了。阿门,感谢主感谢上天。
   
妻子从手术室转移到病床上后浑身一直在打哆嗦,脸色发紫发白,很是惊人。我满心疼痛,握着妻子冰凉的手,不知道该怎么办,妻子就这样一直打哆嗦,嘴唇青紫,头发凌乱,身上缠着一圈镇痛泵,插着一根导尿管。医生带着两护士过来检查,说,现在不要给吃任何东西直到排空体内的气体,才能进食,并且只能喝一点小米粥最好是红豆稀饭。我急忙问医生妻子为何不停的发抖?医生笑着说,这个没事,手术室里面有冷气,病人一时没恢复过来,过会就好了。医生走后,护士给妻子挂了一瓶吊瓶,给了我一个小瓶大概有500毫升的样子,叮嘱我如果导尿管终端的容尿袋满了就拔下按扣倒进这个瓶子里,并且要记下倒掉的次数,以供她们参考。我当她面试着做了一次,得到肯定,她们才走。

我正准备打水,妻子哼了一声,我急忙放下脸盆,握住妻子的手问她想要什么?妻子闭上睁开了一会会的眼睛,休息了好一会,才又睁开疲惫的眼睛说:我现在不敢动,说话不能使劲,你不要多问我话,我说你听就行了。声音极其微弱!我的心脏伴随着妻子的每一句话极静极静的在跳动,我的眼睛极端全神贯注着妻子蠕动的嘴唇,生怕漏掉一个字眼。妻子说完这句话又闭上了眼睛,我心痛的着急,但是没敢出一口大气,静悄悄的等待妻子再一次的睁眼。我亲爱的妻子再次的好像鼓足了劲一样睁开了眼睛继续说道:你去观察室看看咱们的女儿,如果可以让妈把娃抱过来给我看看。我像小孩一样使劲的点了点头。赶紧跑去观察室,观察室里我母亲坐在保温箱旁正给她的孙女喂奶,我站在保温箱旁思绪非常的复杂,这就是我们的女儿,头发湿湿的有点稀疏,眼睛紧紧的闭着可是小嘴咣叽咣叽的蠕动着,小脸红扑扑的,手儿特别的可爱漂亮在空中挥舞着还以为在指挥交响乐。哎,对于这个婴孩我当时没有任何的亲情的感觉,甚至觉得都是她让我的妻子受此大罪,既承受了顺产的折磨又经受了手术的疼痛。这时我母亲觉察到我在身边就笑着说:小家伙,哭起来声音大得很啊,医生说是让三十分钟后再给喂奶,结果小家伙早饿的不行了,哭的哇啦哇啦的,声音很响亮啊,那小嘴往下一弯还没出声眼泪就先下来了。还真是个女孩,水做的一样。我妈说话听起来感觉很开心,但我知道我妈还没从生了个小女孩的惊愕中恢复过来,这也不能怪我妈,都是之前对生男孩抱有太多肯定的语言,妻子走到哪,都有所谓的老一辈们断言这肯定是个男孩,导致我们所有人都认定这就是男孩,就连我妻子也认为很可能是个男孩,哎,其实在助产士告诉我是女孩的一霎那间我也很失望,只是当时的情景还顾不上。(以后女儿看到这一点时可要原谅啊,呵呵)我看着小婴孩,也是有点喜欢,小胳膊小腿小鼻子小嘴巴还有那一直闭着的小眼睛,还真是逗人、喜人。

到现在都记得老婆产后的第二天,妈妈因为一宿未眠的操劳,第二天被我劝回家休息了,我一个人看护婴孩和妻子,当时的狼狈和慌忙每每想起都让我好笑。妻子在床上不能动且正在输液,婴孩时要喝水时要喝奶忙得我一头汗水还顾此失彼。婴孩啼哭,我慌忙冲奶,水又太烫,半天不能入口,婴孩哭的越来越厉害,我是越来越急迫,恨不能发内功让开水不烫,好容易不烫了,给宝宝吃,宝宝吸了两口就扭头不吃哭声却更烈了,我急的不知所措,妻子更着急孱弱的提醒我宝宝是不是要喝水啊,我又急忙给弄水,又是半天烫的不能入口,凉下来了,刚送到宝宝嘴里,眼睛就发现妻子输液的瓶子几乎要空了,急的我几乎大叫护士,没办法只好先拔下宝宝嘴里正喝得起劲的奶瓶,冲过去按下停止输液的按钮同时按响了护士台的铃声,护士问明情况急忙赶来换下空瓶装上新的输液,临走批评我再晚就要血液倒流了病人会很危险的,我吓得直挠头。后来渐渐会统筹安排这些事情了,事先倒一杯开水让它慢慢凉下来,不管是冲奶还是喝水都有现成的凉开水可以兑冲,宝宝喝奶后半小时到一小时内一定要喝水,宝宝拉屎后一定要及时清洗小屁股更换尿不湿,哎呀,我到现在提起宝宝拉屎后的一系列清洗更换我都害怕,你在宝宝的哭声下催促着自己快快快但是越想快来越是麻烦不断,比如洗屁股的时候宝宝很不配合手脚乱打乱踢,哭的稀里哗啦,而且宝宝的哭声有一种逐渐升高的节奏,哭到声嘶力竭你的心都揪成一团了,宝宝是一丝丝都不会体谅的,哎,忙死我了。当天晚上我就服了我家的小宝宝,因为我的慢,因为我不理解宝宝到底想要我为她做什么导致宝宝的哭声不断,第二天我妈一来就发现宝宝声音都哭变音了,又是一顿批评。
   
妻子在第三天身上的镇痛泵和导尿管才给解除掉了,医生说要经常下床活动锻炼,妻子很要强,医生走了没多会,就试着坐起来,但是因为肚子上的伤口太疼,没坐起来,过了不到半小时妻子又想试着坐,我急忙过去搀着她的肩膀慢慢的扶她起来,我明显感觉到妻子难忍的疼痛,她的胳膊使出的巨大力气以及头上冒出的滴滴汗水我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妻子还是没坐起来,但并不躺下就那样半仰着用胳膊撑住整个上半身,我知道她是想先这样适应,因为肚皮上开刀的那一条线还是不敢突然的接受坐起来这个动作,我看见妻子支撑身体的双手、胳膊都在发抖头上冒着热气额头上的汗水顺着脸颊肆无忌惮的流淌下来,妻子的眼睛不堪汗水的侵扰索性闭上。妻子那时痛苦疲累的神情,我此生都不会忘记,我只恨自己不能替代她的痛苦。妻子的坚韧换来了恢复得极其迅速,当天下午妻子已经可以利用圆凳扶着我下床了。

剖腹产手术后的下床是世间非常痛苦非常艰巨的事情之一。妻子在床上试了好多种方法,一会让我把凳子放到床右侧她试着右脚先搭在凳子上可是左脚试了好几次努力了半天不能顺着右脚过来;又让我把凳子放到左侧试着先放左脚结果身子朝左侧移动时疼得厉害的不行,赶紧停下来休息,妻子无奈地看着我,我不能身同感受所以提不出好的建议只好尴尬的冲她笑笑,同时紧紧握了握她的手。妻子闭目思索下床的办法,我只恨自己想象力的匮乏。妻子又试着双手撑住床的扶手移动身子往床右下角移动,同时我又把凳子转移到右下角妻子可能放脚的地方,妻子移动到右下角抬起右腿搭在凳子上,左腿伴随着身子下来,妻子忍着巨疼,左脚移动着下了床,我急忙把拖鞋套在左脚上,又急着要把她的右腿往下轻抬,妻子急忙阻止,她孱弱地摇着头满脸是汗水的说:你不要动,让我来。我急忙像小孩犯错误一般小心的站在一旁看她的举动,妻子歇了好一会,终于一股劲抬起右腿,同时命我抽掉凳子,她小心翼翼的放下右腿我忙给右脚套上拖鞋,右脚着地了。妻子下床了。

我记得有句话是这样说的:人生不过百年,能牵手时莫只是肩并肩;能相抱时莫只是牵着手;能说爱的时候莫只是闷在心里猜测对方的心思!是啊,认真仔细的想想这句话于爱情是很重要的,爱他(她)不妨鼓起勇气勇敢的说出来也许对方等的就是你的表白!

好多人感觉结婚后夫妻之间的情啊爱啊就没必要或者说是不好再说出口了,我认为情到深时说出来是自然而然的也是必须的,你必须让对方知道你很爱她(他)无论何时何地,因为她(他)无时无刻地都在感动着你。也许有些人会认为结婚后光柴米油盐酱醋茶就够人愁得了,哪有情绪和时间发这些神经啊!!!我认为有这些思想的人是很正常的,但是人活在世间不光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就像那个谁说的人活着不是为了吃饭,人,物质是一方面,但是精神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大家想想人活在世间物质方面的需求是此消彼长连绵无绝期的,到弥留之际真正能让我们回顾记忆的物质会有多少啊?我想我们最多回顾的还是那些精神方面的东西或许是自己的文章或许是自己在某方面的创举或许是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或许是与爱人白头偕老的美满。很少有人会在弥留之际幸福的回顾自己终于吃过了鱼翅bobapp官网下载、住过了豪屋大宅,试问:有谁这样啊?在此表述这些我只是想说明:和爱人(亲人)在一起时一定要真诚、坦率的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回头想起来时少一些遗憾多一些甜蜜。少一些物质方面的考量(此处的考量指的就是老爱琢磨谁在物质方面付出多了或者少了等等一类)多一些精神方面的培养和给予。
   
我的妻子属于不太愿意表达情感的一类,她对爱情的表达经常都是默默的注视和意味深长的微笑或者很认真很精心的为你做一件事情。但是我是恰恰相反的,我从来都是很坦率的表达对她的爱意,让她知道我爱她。在妻子产后住院期间我细心照顾的同时说的最多的就是:老婆,你是我最最爱的人,你为我受了苦,我永远记得。

    最近看了东野圭吾的黎明之街,对于家庭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夫妻之所以能够成为夫妻是因为我们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合适的机缘遇到了对方,并且为对方所吸引,两个人结合成为夫妻之后,不可避免的很容易的让对方看清了各自的所有,缺点亦或是优点,我想能看到优点的时候还是少,尤其是在婚后多年以后,也是在巧合的地点巧合的时间遇到了一个年轻的让你心动的他(她),你就很容易有一种错觉,遇到的这个人也许才是你命中注定的人,甚至认为这个人就是上天专门赐给你的,于是你的眼里只有她的优点,你无时无刻的拿她跟你的妻子做比较,越发觉得自己结错婚爱错人,跟她只恨相逢未娶时,你的各种歪理邪说战胜了社会的伦理道德,你不愿意遮遮掩掩隐隐藏藏了,你决定要和妻子摊牌离婚去追求自己的幸福!无论影视剧还是小说编剧们总会让正常的家庭解体,夫妻的一方放手让另一方去追寻所谓的幸福,但是东野圭吾没有这样,小说的主人公渡部只是做了一场老来恋爱的梦,幸而没有真正的损伤家庭,但是已经够让他胆战心惊了。有的人把爱情升华为亲情,有的人把爱情升华为保姆,于是自然有了各自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