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行情交流 >曝陕西交通厅长贪污10亿,奸淫200人,包养80人房产170处,并提拔情妇做干部!

曝陕西交通厅长贪污10亿,奸淫200人,包养80人房产170处,并提拔情妇做干部!

2020-10-09 06:22:14稻草人视界



曝陕西交通厅长贪污10亿,奸淫200人,包养80人房产170处,并提拔情妇做干部!

                                                               


 陕西省原交通厅厅长、党组书记曹森,自从2005年担任陕西省交通厅长以来,大肆滥用职权,以高速公路、道路建设为名,将所有建设工程项目都由其儿子曹 大智掌控在手中,转包出去,牟取私利,导致巨额国有资产流失。贪污受贿十亿多元、房产170多处、奸污妇女200多人、包养情妇80多人(其中24岁的陕 西交通建设集团最年轻的处级干部和交通厅办公室28岁等20多名副处以上女干部都是曹森的铁杆情妇,被传为"曹森的萨达姆女卫队"),可谓恶贯满盈!严重 败坏了共产党的形象,在人民群众中造成恶劣的影响。如不及时查办,民愤难平!国将不宁!

  由于群众反响强烈,民愤极大,向中央及省级有关部门领导投诉者络绎不绝。2009年陕西省纪委组成调查组对曹森立案调查,但是不了了之。按照曹森之子曹大智的说法:"我老爹本来想花五千万摆平省纪委专案组的人,哪知道一千万就搞定了这帮穷鬼。"

  曹森将其不学无术的儿子曹大智,安排在陕西省交通厅属下的奇瑞城酒店做副总(享受交通厅副处级待遇)。曹大智利用父亲的职权包揽公路建设等工程项目,一个亿的工程提成500到800万元。中铁一局、十五局、十八局、二十局、北京建设集团都成了曹森的私家挣钱工厂。

  曹大智掌控着其表弟、福建的林老板兄弟俩、小宋、小马、小刘这帮江湖兄弟,多年来打着曹森厅长的牌子,到处招揽工程,狐假虎威,以权压人,敲诈勒索。曹森任省交通厅长期间专横跋扈,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对那些有正义感的领导干部打击报复。对帮其儿子揽工程有功的,就给他封官加爵,笼络人心,拉帮结派。曹森把自己的亲戚、朋友一百多人安置在省交通厅下属的省高速公路集团,省高速公路建设集团等单位工作,全部安排职务、分给房子。这些人绝大多数是农民、无业游民、社会闲杂人员,有的甚至犯有前科的。曹森就是让这么一群人摇身一变,成为国家公职人员甚至国家干部。

  西安人对于唐筵bobapp官网下载世家大酒店都不陌生,可以说家喻户晓。这家大酒店就是曹森的儿子曹大智开的,是曹森用来洗黑钱的据点。陕西的百姓盛传曹森家的家产至少十亿元,而这个酒店就算是省交通系统在那儿吃饭一年五六千万元,那离十个亿相差多远?何时才能将十个亿洗得清白?


  2009年11月27日,曹森被免去了陕西省交通厅厅长的职务,担任陕西省交通厅党组书记,实际换汤不换药,丝毫没有遏制其贪污腐化、损国利己的犯罪行 为。大兴土木,大搞办公楼和职工住房建设,西安市友谊西路300号交通厅大院子,两栋高大巍峨的职工住宅大楼,就是曹森未经过向社会公开招投 标等合法程序,一手包办将此建设项目交给其儿子曹大智,勾结工程项目掮客黄新华,转手发包给其他建筑公司建设,从中牟取暴利与曹森父子分赃。这一工程是以 职工住宅的名义建的,属于小产权房,向陕西省交通系统的职工收取每平方米4400元,在西安市面价应该不超过3000元一平米。而曹森让其儿子曹大智以朋 友的名义,将大量的临街商业店面以4000元一平方米的价格买下来,再转手高价卖出。可想而知,这种临街店面,西安市面价是3万至4万一平米,曹大智的朋 友居然4000元一平米买到手,比职工买住房的价格还便宜。这就引起了公愤,使得交通厅的职工意见颇大。人们都称曹森为曹扒皮。老共产党员退休干部们义愤 填膺,都说:"曹扒皮太过分了!把路上的钱全挣完了,现又把手伸到我们职工头上!"为此,这些退休人员曾作为交通厅的职工代表向陕西省纪委领导反映过多 次。


  陕西省交通建设集团西安绕城南基地,也是曹森由其儿子勾结掮客黄新华,未经公开招投标程序,将此项目转包(实际上是倒卖)给 安徽三建。原招标报价是1亿多元,最后在曹森的淫威之下,补招标到5亿多元。其间层层转包,逐层扒皮,致使该工程一拖就是五年,至今未能竣工。群众议论纷 纷、民愤极大。

  陕西省交通厅、陕西省高速公路集团、陕西省交通设计院、陕西省交通研究院、陕西省交通建设集团咸阳基地等交通系统的办公大楼和家属住宅楼,全部都是由曹森一手包办交给其子曹大智,倒手经营出来的。


  曹森生活极度腐化。马芹原是陕西交通厅下属一家企业的一般服务工作人员,有几分姿色,曹森十分"器重"她,把她安排在陕西省交通厅驻北京办事处任副主 任,曹森常常去北京出差,和她做沟通"工作"就十分方便。2009年3月中纪委调查曹森,马芹就从北京办事处调了西安,立即提拔为省交通厅科技处处长。现 在的驻京办主任有也是曹森的情妇,曹森常常去北京以出差为名与之相聚。


  网上百度一搜,有关曹森强歼女大学生事件的文章,铺天盖地。 交通厅系统的职工一致反映,女同志要想有个好职位,首先人要长得漂亮,还要给曹森献身,否则一概没门。据传,陕西省交通系统有两百多名女子屈于曹森的淫威,被迫和他上床。


  2007年3月31日,陕西省交通厅员工李小萍曾到中纪委,用自己的身份证实名举报过曹森。结果是不了了之。曹大智说:"省纪委的一些人以查办我爸为名敲诈钱财,套取工程,也发了财。有事他们比我们还担心。得人钱财替人消灾,你看,我爸不是好好的吗!"


  曹大智还对别人说:"我爸说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只要有钱,没有人不给你卖命的!中纪委也是人,不是钢铁做的。"去年曹大智进京开始收买中纪委的办案人员,还是找到了那些变节软骨头做保护伞。


  上述情况都是铁板钉钉的事实,只要有关部门下来调查就一目了然。


  为什么多年来劣迹斑斑存在着严重******问题的曹森,一直安然无恙呢?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有关纪检部门长期监督不力,个别意志薄弱的党员干部被曹森的糖衣 炮弹所击倒。致使曹森一手遮天,曹家势力随着欲望的膨胀越来越大。尽管不断有人向中央及省级有关部门举报,只要上面有人来调查曹森,曹森就会用金钱和建设 项目做交易,从而息事宁人、皆大欢喜。曹森曾在一次党组会议上扬言:"我知道,有人告我,去告啊,看看在陕西能不能把我告倒!纪委查我查得了吗?"会后,他对与会人员说:"晚上,检察院请吃饭,大家跟我一块去。"为了炫耀自己和省检察院的亲密关系,同时张扬自己的淫威,曹森带了一帮同事去赴陕西省检察院的宴请。这给社会上留下一个极端不良影响。"

  曹大智说:"真要是把我老爹搞到了,省纪委有一帮人 也跟着倒。"; 有钱能使鬼推磨,无论上面怎么查曹森,还有曹森一个又一个案子,都给统统摆平了!哪还有什么力量能抵挡得住金钱的摧毁呢?! 之所以,曹森如不倒翁一样,稳如磐石,主要是有个利益团体在保护着他,因为,每个人都深知自己就是多米诺骨牌中的一张骨牌,任何一张到了,全部都得倒下!只要通过百度:搜索"曹森 贪污 强奸"等关键词,你就会发现许多触目惊心的东西。就能看清一个共产党的厅级干部的丑恶嘴脸!殷切期望中央及陕西省纪委等有关部门,对曹森立案调查。以树立党的威信!维护法律之尊严!还百姓一个公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千万莫等闲视之!
  此致!
  敬礼!


  西安市友谊西路300号交通厅大院子全体退休干部职工
  

       2013年2月29日

  最近,一位女网友发帖控诉陕西省交通厅长曹森强奸她的恶行。据陕西交通部门工作多年的知情人指出,曹森的口碑一 直很不好,他的贪财好色是出了名的,交通部门的女孩尤其是收费站的被他摧残了不少,只要他看上的女孩一定就逃脱不了魔掌,他会想方设法把她弄到手,然后揣 掉,即使违法也不怕。

  女大学生因为被曹森强奸,一直砸锅卖铁投诉曹森,曹森为了息事宁人就将该女子安排在陕西陕交通建设集团任团委书记,该女子24岁就成了团委书记,是最年轻的正处级干部。从此也成了曹森的长期马子(情妇)。

  我知道,这个成了曹森的马子的女大学生,她的表姐是西北大学毕业,曹森见她有几分姿色,便利用手中职权,安排在交通厅办公室工作。27岁就当上了办公室副主任,并成了曹森长期马子。今年3月份,曹森把该女子带在身边用公款漫游了欧洲四国。

  曹森这个哈怂,为了在自己退休后安排一个逍遥享乐的地方,在西安友谊路300号院子交通厅的楼上,将一个300平方米的公家的房子,用公款豪华装修,仅 仅一个进口的性爱逍遥鸳鸯床就花了20多万。200多万的装修都是铁十八局和铁二十局所贿赂给曹森的。那是为自己和30多个情人幽会作乐的场所。这30多 个情人里面10多个是陕西省交通厅下属的处级和副处级干部。对于曹森来说,交通厅稍有姿色的女人都必定会设法占为己有,成为他的玩物,不脱裤子不上床,别 想升官和发财!

  狗日的曹森,为了西安绕城南基地工程,从原招标1.8亿元增加到5亿元,把坚持原则的绕城局孙局长调走,让党 某当上了绕南局的局长。党某为了报答曹森"提拔",合谋补办手续将该工程变为5亿元。就这样,让曹氏父子通过工程掮客黄某又得到2亿元的的回报。紧接着, 曹森又将党某提到陕西省交通建设集团担任副总,作为报答。

  人魔狗养的东西,名为交通发展,实为曹家发展。西安友谊路300号院子,职工宿舍楼,2000多元一平米的成本,卖给我们职工4400元一平米。把职工干部的血汗钱都不放过。真是狼心狗肺。


  我就知道,西安友谊路300好院子住宅楼,迫于曹森的淫威,交通厅贴了一亿多元,主管的副厅长王明祥吓得主动辞职。住宅楼的建设是曹森的儿子曹大智和朋友一手包揽的。曹家又挣了不少钱。

  曹森已经被中纪委"双规",三秦大地见天日!老虎苍蝇一起打,真打还是假打?以曹森为证,人民拭目以待!
  瞎说!昨天还看见他呢。前年省纪委查他,他用钱收买了省纪委办案人员。他儿子曹大智还骂省纪委这帮穷鬼,给点钱就能摆平。中纪委也是一丘之貉,见钱眼 开。曹大智去年在西安阳光夜总会对别人说:"我爸说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只要有钱,没有人不给你卖命的!中纪委也是人,不是钢铁做的,你去找那些 容易变节的软骨头吧。"去年曹大智进京开始收买中纪委的办案人员。曹大智说:"省纪委的一些人以查办我爸为名敲诈钱财,套取工程,也发了财。有事他们比我 们还担心。"

  在举报曹森犯罪事实的四年之中,曹森为了不让我告发其犯罪事实,多次找我的律师说让我起诉高速集团,曹森表示会让陕西省高速集团赔偿我三千万元,作为私了。我断然拒绝。现陕西省高速集团已经将两千万元打到我的账上,我也毫不动摇。

(内容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