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行情交流 >【玫瑰恋】一片冰心在豆腐

【玫瑰恋】一片冰心在豆腐

2020-11-28 06:29:41银杏书斋

插画源自微博,喜欢则可按水印查找画师更多作品)

《银杏书斋》

2018年短篇小说,欢迎投稿

长按二维码关注)


楔子


说起来就逗比,过气明星幽美惠,被个机器人惊了艳!
那一天,电梯外,长枪短炮对准幽美惠。
“幽美惠小姐,据说你给马休生了孩了,他却发现他不是孩子的爹?”
“幽美惠小姐,马休投诉你骚扰他~”
“幽美惠小姐,你打算出版《与马休缠缠绵绵的那些日子》吗?”
“幽美惠小姐,你来参加交流会,是想通过学习挽回马休的心吗?”
电梯门徐徐关上,将疯狂的记者们关在外面。
这都是些什么不正常问题,为什么就不会问问“幽美惠你用什么品牌面膜肤色这么好”这样正常的问题呢?
而且最后一个问题,让幽美惠实在摸不着头脑,学习?学什么?作为艺校夜班毕业的高材生,还需要学习吗?
电梯再度开启,进来一笑容僵硬的欧巴桑,幽美惠小姐身边的经纪人介绍说:“这是日本著名家庭主妇作家铃木。”
电梯门打开,迎面而来几个大字:女人三从四德国际交流会。
幽美惠抗议:“你怎么带我来这样的交流会剪彩?”
经纪人苦口婆心:“你都三个月没通告了,我要吃饭,团队要吃饭,能有人请你剪彩已经不错了,酬金也给得高,那些粉丝都是我塞钱才肯来的。都被马休给休了,你不红了。”
“我不干!”她拔腿奔出电梯。
“定金都收了我们的,不能不去!你得好好配合我宣传。”铃木竟然懂中文,只是语调有些怪异。
她拿出早餐水煮鸡蛋丢过去:“不去不去就不去。”
身后一票人追她,她忙不择路奔跑,逃到一个静悄悄的仓库。
好险,好险!
她环顾四周,才发现是一个机器人仓库,满屋子和人一样大小的机器人堆成山,一眼扫过去,不禁被一个靠在窗前的机器人所吸引。
“它”以45度角仰望窗外天空,嘴唇颜色极淡,瞳仁琥珀色,下巴棱角分明,肤色白皙近乎透明。手里还拿着一个放大镜。
侧面都如此迷人。
她伸出手指扯扯它的栗色头发,妈妈咪,这发质,啧啧啧都比她这美发店常客的她不要好太多。
除开头发,那眼神好像会说话,闪闪发光。啊呀呀,那眼睫毛,真想剪下来贴在自己的眼睛上。
如今机器人的科技真是日新月异。简直就像真人。
只是它的按动开关在哪里?
她伸手过去,到处乱摸,寻找机关按钮。
忽然,“它”伸出修长白皙透明的手指一弹,将她弹出三尺远。
她还没回过神来,“它”看都不看她一眼,从她身旁掠过,只留下一阵带着薄荷味的沐浴露的香味。
竟然真的是——真人!
幽美惠呆成化石。这脸丢大发了!
她咆哮:“有病啊,装什么不好,装机器人?”

01.

穿阿玛尼的美少年

门铃响了。

幽美惠披着湿淋淋的长发打开门咆哮:“外卖送了三个小时……”

门外站着一个肤色白皙栗色头发五官容颜极其俊美的瘦高少年,看气质,和那阿玛尼的白色衬衣就知道肯定不是送外卖的。

她叹了口气:“躲到这里都能找到我。算你狠。”

她拿出签字笔,四处找找,没看到签名本,明白了,在他的衬衣领口龙飞凤舞写上“幽美惠”三个字。“啪”地关上门。

门铃又响了。

她愤怒地打开门:“你还想干什么?”

少年目无表情地问:“你的别墅,多少钱可卖?”

什么,不是粉丝?

幽美惠有些尴尬,不会要她赔阿玛尼吧?少年继续说:“我要买你的别墅,开个价吧!”

他拿出支票薄,当场写了一个数据,交给幽美惠,说:“我开的价,足够你买更好的别墅了。”

幽美惠有些晕眩。

一周前她去测塔罗,大师建议她买“鬼屋”以毒攻毒可以转衰运。这运气转得也太快了吧!

忽然,她听见不远处有小车停下来的声音,下来两个她认识的记者,四处张望,她将少年拉进房,“砰”地关上门。

少年看着客厅沙发茶几上那乱七八糟的薯片泡面盒,嫌弃地撇撇嘴,优雅地给自己倒上一杯清水,放下一块冰块,还拿纸巾擦拭了杯口。

他将支票端正摆好,不再废话。

幽美惠看着那支票,自己当红的时候也赚不了这么多,如果收下马上就可以去他妹的娱乐圈,自己潇潇洒洒环游世界去了。

可,不争馒头争口气,钱不是她想要的。

虽然她也确实缺钱,买下这个著名的“鬼别墅”以后,她的钱包已经宣告破产。

她握紧支票,才慢慢推回去:“不卖,我要继续住到转运。”

少年有些惊讶:“转运?”旋即偏头瞧了她一眼,又起身看了下外面渐渐暗淡下来的天空。

幽美惠说:“你应该知道我是谁,不错,我正在走衰运,可是很快……”

他却打断她的话:“抱歉,我不认识你是谁,不过你的衰运不会这么快转,反而还有一大波衰运正在靠拢,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你会有官司缠身。”

他看了下手表:“而且不会超过半个小时。”

幽美惠火大了:“你这人良心被狗吃了,画个圈圈诅咒你。”

门铃响了。是经纪人。

看到经纪人那张包子脸,幽美惠猛然想起来,这少年,不就是那真人版机器人吗?

妈妈咪,这也太惊悚了吧,竟然找上门来了。

经纪人带来律师信:“铃木小姐要控告你人身攻击。”

啊,这也太灵验了吧!

经纪人叹口气:“幽美惠啊,你可怎么办,要不,去求求马休能不能复合?他是著名富二代,有个后宫太太天团,和他掰了,星运就到头了。”

“我就算去掏粪讨饭,也不会做太太天团之一。”幽美惠斩钉截铁。

“明天,请安排一场记者招待会吧!”一直沉默拿着手机的少年忽然开腔。

经纪人愣了:“你是谁?”

少年对幽美惠说:“记者会以后,你会转运。”

看着少年那坚定自信的双眸,幽美惠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相信他的话,对经纪人说:“好,你去安排吧!”

待经纪人走了以后,幽美惠问:“你是谁?你说的是真的吗?”

少年微微颔首:“我是司南翼,我既然可以算出你有官司缠身,自然也可以算出记者会以后你可以转运。”

“疯了疯了,我怎么就相信你了?”

少年微微一笑,他笑起来还真倾国倾城。

“幽美惠,新生代玉女偶像掌门人,不过那是一年前的事了,和富二代马休传出绯闻以后事业到达顶峰,不过,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和马休分手以后,你的事业一落千丈,前几天还拿鸡蛋砸了女作家铃木小姐,我没说错吧!”

哇,这也算得出来!

他进门前还不知道她是谁呢!

少年说:“我可以帮你转运,不过条件是,你得将这别墅卖给我,或者让我同住,我可以付房租。”

幽美惠说:“大师,先不说卖别墅,记者会是你要召开的,你得想办法解决问题。”

司南翼打了个响指:“好,我答应你。现在,本大师要去休息了。”

他径直走向客房,顺便脱下签了她的名字的衬衣。

谁也没留意他嘴角讥讽的微笑,这傻妞,还真的当他大师,手机百度下,她的一切资料都清清楚楚。

只是他记忆力好,看一眼可以全部记住而已。

幽美惠,智商还真幽默。


02.

  温情脉脉的护花使者

她是该吃药了,竟然会同意让司南翼当经纪人。

“幽美惠小姐,请问你为什么袭击铃木小姐?是出于嫉妒心吗?”

“幽美惠小姐,你是不是精神出现问题啦?”

“幽美惠小姐……”

难堪无比的幽美惠小脑袋一点一点缩下去。

“幽美惠小姐只回答一句话。”

身边传来冷峻清朗的声音,司南翼双手撑在桌子上:“爱情是幽美惠小姐的信仰,爱情是神圣纯情的感情,爱情不应男尊女卑,爱情,宁缺毋滥。谢谢。告辞。”

他拽着呆若木鸡的幽美惠大步流星的离开。

“哇,好酷,这是幽美惠小姐的新欢吗?”

“是男明星吗?我看比天涯四美更美啊!”

“比马休更高,更年轻,更有型啊……”

在停车场,幽美惠甩开他的手:“你疯了吗,这不是让我装绿茶婊吗|?”

司南翼说:“我从来不和低智商的人交流太多,所以你最好给我闭嘴,安静离开这里。”

“你说谁低智商?我也是艺校夜班毕业的。”

司南翼欲将她强行塞入车内,一台宾利横在他们面前,穿着黑色修身西服,戴着雷蒙的马休走下来,对幽美惠说:“还不投降?”

幽美惠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这人就是无孔不入故意要看她出糗的吧!

“何必倔强!”马休说:“我的怀抱,欢迎你随时回来,我的下一部投资的电影,女主还空缺呢。”

“混蛋!”幽美惠后悔包包里没带煮鸡蛋。

司南翼拽住她的胳膊,对马休说:“你下一部投资的电影是一部黑帮片,没女主角。另外,这里是车库,不适宜戴墨镜,小心撞头。”

马休逼视着他:“臭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还没人敢这么对我说话。”

司南翼比马休整整高出半个头:“你还是留意你的宾利吧,小心车祸。”

说完,他将幽美惠塞入车内,扬长而去。

晚上,幽美惠绝望地看着网络新闻,全部是负面报道,说她装白莲花。

她愤怒地走到正在调制鸡蛋的司南翼面前:“我被你毁了,被你毁了,你知道我走到今天多不容易吗?这下好了,我被你打回原形了。”

他将打好的鸡蛋清递给她,依然是一副木头脸:“脸都长皱纹了,这是新鲜鸡蛋,去掉蛋黄,只剩下蛋清,敷脸,不要超过十五分钟,最佳美容方法。”

她将鸡蛋砸过去:“美容给谁看?”

他闪身,又变戏法一样拿出第二盆:“早准备好了,知道你一定会砸掉第一盆。和低智商的人说话就是累,你忘记了我是大师吗?”他煞有介事地盯着她的脸:“印堂发红,你要开始转运了。”

“真……真的吗?”

他打开手机新闻,递给她看:“《马休险出车祸》。”

哎,膜拜大师,她拿出招待客人的三根烟,做上香状,一鞠躬,二鞠躬……

“其实很简单,我看到他的后车胎塌陷了。”他试图用科学解释原理。

她却对别的话题更感兴趣:“大师你能看我脸蛋上这三颗痘痘什么时候可以消吗?”

司南翼脸孔抽搐,这女人大脑是什么构造?

她敷脸去了。

待她睁开眼,吓了一跳,桌子茶几收拾得一尘不染,各种杯子按照高矮胖瘦排列得整整齐齐,这还是她的家吗?

司南翼拿出一杯清水:“水烧开放十分钟左右,是最适宜饮用的温度。”

他拿出一张油画:“这幅艺术品价值不菲,应该悬挂在客厅。”

没想到幽美惠赶紧捂住脸,恐惧地大喊大叫:“拿走,快拿走!”

那油画确实价值不菲,但没人敢买。

那油画名叫《背影》。有关《背影》的传说实在是太多。

司南翼转身,将油画放入自己的卧室了。

olor:black; mso-font-kerning:0pt\'>他进门前还不知道她是谁呢!


少年说:“我可以帮你转运,不过条件是,你得将这别墅卖给我,或者让我同住,我可以付房租。”

幽美惠说:“大师,先不说卖别墅,记者会是你要召开的,你得想办法解决问题。”

司南翼打了个响指:“好,我答应你。现在,本大师要去休息了。”

他径直走向客房,顺便脱下签了她的名字的衬衣。

谁也没留意他嘴角讥讽的微笑,这傻妞,还真的当他大师,手机百度下,她的一切资料都清清楚楚。

只是他记忆力好,看一眼可以全部记住而已。

幽美惠,智商还真幽默。


03.

世界上最俊朗的考古学家

天蒙蒙亮,幽美惠还在睡梦中,门铃就响了。

她嘟囔地打开门,经纪人跳着进来,在她还没洗的脸蛋上吻了一下:“发了,发了,这下发了!”

幽美惠使劲擦着脸:“吃了芥末不要亲人家脸。”

“所有娱乐论坛对你的评论全部转向了,以前你的粉丝是欧巴桑,这次都换成高端大龄剩女了,都哭喊要你做新女性爱情掌门人,冷对铃木,这招棋下的危险但实在是高啊!”

经纪人感激涕零拿出一个笔记本:“目前有三部电影邀请你演女主角,还有两台真人秀邀请你担任嘉宾,还有四五个广告要和你洽谈,其中一家是农家土鸡蛋公司,广告词都想好了,天空飘来七个字——美惠砸过的鸡蛋。另外,铃木不打算告你了,灰溜溜回国了。”

神了!

幽美惠狂奔入司南翼的卧室,不管他还在酣睡,抱着他又亲又抓又挠:“司南翼,我要请你做我的助理。”

司南翼睁开那双冷峻的眼:“和低智商人合作会拉低智商。”

“年薪……”

“我不差钱。”

“和大明星共事,几辈子修来的。”

“过气明星,而且并不大。”他扫了一眼她的“飞机场”。

幽美惠苦苦哀求:“我大红大紫了,别墅免费白送给你。”

“成交。”

幽美惠惊讶:“我真不明白,为什么这‘鬼别墅’比我对你还有吸引力?”

如果当初不是测塔罗的大师告诉她转运方法,打死她也不会买这幢坐落在市郊的“鬼别墅”。

这幢别墅已经有百年历史,有间房间里密密麻麻摆满了曾经占据这幢别墅的主人们的油画。

昨天晚上,司南翼取出的那幅油画《背影》更是镇宅之宝。

有传闻之一说,《背影》里的背影会在月黑风高之夜蓦然转身,游荡在这个古别墅里。因为这个传闻,这座价格平平的古别墅在房价飙升的今天却迟迟卖不出去。

“很简单,因为我是博物馆的考古研究员。”

幽美惠心想,考古学家,可是好老公职业榜单第一名耶!

司南翼说:“大明星,你可以让我起床了吗?”

如果她知道,他在薄薄被子下的健美躯体可什么都没穿……

幽美惠这才发现,自己太激动,竟然一直压着他……她咽了口口水:“司南翼,你和文物打交道,真太可惜了点。”

“比和蠢物打交道,好很多。”


04.

不需要你以身相许

幽美惠荣耀回归了!自从聘请司南翼做明星助理以后,她感觉自己的运势全盘转向。

记者刁难她,有他替她得体回答。

有推不掉的饭局,有他替她挡酒。

甚至穿衣搭配,有他替她参谋,自出道以来,她穿衣的“土”就成为各大媒体嘲笑的焦点。

而有了他,她甚至开始引导潮流。

每天早上,他会将她今天要穿的衣服摆得整整齐齐。

今天他给她摆放的衣裳,竟然只是一件简洁的白T恤和浅蓝色牛仔裙,抢眼的是一个碎花牛仔布小包包。

司南翼说:“真正的品位,是显得最漫不经心的搭配,于无声处胜有声。”

到了新戏开机现场,满眼姹紫嫣红,而她的素白T恤更衬得她出尘不染。

记者闪光灯围着幽美惠狂闪。

女配珠珠现在是马休后宫团成员。之一。

第一场景,就是女配珠珠要抽幽美惠耳光。连抽两次,珠珠都主动喊NG,要求重来。

幽美惠被扇得头昏眼花。

看着她微微红肿的脸,司南翼走过来,给她擦上一层冰凉冰凉的液体。

“你不是想毁容我吧?”

司南翼小心翼翼涂抹,声音清冷地说:“就是这么没眼力才遇见渣男。对你好的人,你识别不出来。”

他们彼此面对面,依靠得如此近,近得可以听见他的心跳声。

“怕什么,我这么笨,才需要你这个无所不能的助理嘛!”她的声音带着几分嗲。

“喔,竟然在片场秀恩爱气单身狗来了?”

一个带着醋意的声音响起来了。

是马休,这次他可不敢戴雷蒙了,免得又被讽刺。

表面上他是来探班,其实是想见见幽美惠的,分手几个月了,想来她一定憔悴不堪花容失色,这才符合逻辑,哪里知道一来就看到她正在对别的男生撒娇。

而且,更加难以容忍的是,他们交往整整一年,她除开对自己撒泼,从没有撒过娇。

从来只有我马休甩人,哪有女人甩我的道理?

司南翼继续沉稳地给她的脸上涂抹保护液体,低声说:“别理,有摄像镜头。”

不远处几台摄像机对准他们。

马休更气恼了:“幽美惠,被分手了也不至于找一个小助理拍拖吧!”

司南翼拿出眼药水:“一定要滴上眼药水,眼睛含泪更逼真。”

幽美惠与马休擦身而过,装作没看见他。

她都觉得奇怪,自己怎么就那么听小助理的话呢?

颜值高就是有优势,司南翼的话语好像带着魔力呢!

“啪啪!”

巴掌扬起,落下。

幽美惠眼泪刷刷流下,好痛,好痛!只是不知道还要NG几次?

果然,珠珠说:“导演,我觉得我还没拍好……”

导演却愤怒地说:“够了,不要再欺负幽美惠了。”

幽美惠一愣。导演怎么认定珠珠在欺负她?

其他工作人员急忙过来,扶着幽美惠坐下,递水的递水,递毛巾的递毛巾。

几个随剧记者跟过来,哗啦啦拍照,感动地说:“幽美惠小姐,你真敬业!”

“那是,我不敬业还有谁……”

司南翼像幽灵一样飘过来,打断她缺大脑的话:“幽美惠小姐是新星,不努力怎么对得起大家呢?幽美惠小姐为各位准备了鸡汤补身体,请,请!”

他指了指不远处那热腾腾的鸡汤。

记者们感动地喝汤去了。

幽美惠说:“还真的是体贴周到!”

心想对身边人都照顾得这么好,如果有了女朋友,那个女生一定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她有些嫉妒未来那个女孩了。

她拿出镜子补妆,看到镜子里的人,脸孔红红的,还有两个清晰的巴掌印!

“司南翼!”她大嚷起来,看到周围的人在注意自己,赶紧恢复小声:“你在我脸蛋上涂抹了什么?”

司南翼愉快一笑:“是一种对身体无害的化学制剂,一旦沾水就能让侵害皮肤的东西留下痕迹,我原本调制着好玩的,没想到派上了用场。”

网络时代新闻就是快!

他打开娱乐新闻,他们的新闻已经上网了。

喝了鸡汤的记者们果然妙笔生花:《身残志坚,幽美惠带着巴掌印赶工》。还配上了她受伤的俏脸的照片。

关键词励志,清新,偶像。

司南翼说:“大众心理,都同情弱势一方,不要逞强,要学会示弱。”

幽美惠感动:“司南翼,你知道吗?认识你以前,别人评价我是怨妇、泼妇、弃妇,认识你以后,评价我励志、清新、时尚……别人怎么看我,我不在乎,司南翼,你觉得我怎么样?”

“怎么,想以身相许?”

幽美惠羞答答:“也太快了……未尝不可。”

“我不需要你以身相许,我只要别墅。”

“你是一个混蛋!”在她的咆哮声中他淡定喝立顿红茶,转身刹那,却露出一抹明媚的微笑。

“美惠。”

一个幽怨的声音响起来。

幽美惠一看,原来又是阴魂不散的马休。

他耸耸肩:“好了,我决定投降了,我认错了,保证以后不炫耀后宫天团了,我们复合吧!”

他张开双臂,想要拥抱她,曾经多少次,每次一吵架,他求复合,她就会投身他的怀抱。

这一次,应该也不例外吧!

要知道,他是马休,有一个有钱的老爹。

哪里知道,她只是鼻子里蹦出一声冷笑,转身就欲离开,她甚至连多一个字都不想给他。

“幽美惠,你疯了吗?站在你面前的,是身家过亿的钻石王老五,我现在愿意屈尊道歉,你居然不肯接受?”

幽美惠猛然转身:“屈尊?算了吧,不敢劳你屈尊,我说过,我就算掏粪讨饭,也绝不原谅你。”

“你以为你红了吗?我告诉你,在这个娱乐圈,我分分钟都可以捏死你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马休先生,真抱歉,我一不小心录音了,第一,可以控告你威胁幽美惠,第二,如果幽美惠以后遭遇抹黑,我们是否都可以怀疑你是幕后黑手?”

一个修长的身影及时出现,稳稳护在幽美惠的身边。

幽美惠感激地凝视着司南翼。

马休嘿嘿冷笑:“幽美惠,你还真饥不择食,为了这个吃软饭的‘小白脸’,竟然甩了我?”

司南翼十分淡定:“看来马先生又犯了诽谤罪。不过,好心提醒你一句,你虽然身家过亿,但目前属于令尊,令尊还在世,所以这笔钱你只有使用权而没拥有权,换句话说,如果你有女友,这笔钱你女友也没有拥有权。而我——”他很沉稳:“就算只是为幽美惠小姐打工,所赚每一分钱,我女友都拥有同样的使用权和拥有权。”

“喔,小助理还懂得不少,能理解,‘小白脸’就靠这张嘴画饼充饥。”马休几乎恼羞成怒:“好,小白脸,我再次屈尊,敢不敢和我在媒体面前,斗上一个回合,输了的,自动退出?”

司南翼十分爽快:“三个回合!你赢了任何一个回合,幽美惠都是你的。”

说完,不待马休回话,拖着幽美惠的手大步离开。


05.

放心,他永远带不走你

“混蛋!”

幽美惠砸一个土鸡蛋。

司南翼右手接住。

又飞来一个!

左手接住。

再飞一个。

幽美惠心想这次看你怎么接?

他偏头,看着土鸡蛋砸到墙壁上。

司南翼淡淡地说:“大小姐,这别墅现在还是你的家,还没属于我,弄脏了也是你的事。”

“你有什么资格说,你斗输了,我就属于马休?”

司南翼耸耸肩:“当初爱的要死要活,非卿不嫁,怎么现在嫌弃他如扫帚?”

“如果有一个声称你爱的要死要活,非你不娶的男人,待你拍戏归来,却看到他和别的女人鬼混,你会如何?”

数月前那一幕仿佛还在眼前。

那天,狂风暴雨,开完工的幽美惠不顾疲累偷偷来到马休的别墅。

打开门,却看到不堪入目的一幕。

在马休的巨大的水床上,躺着一个身材绝美的嫩模。

她哭闹不休,却被马休斥责她“不懂事”,还教训她,“想要嫁入豪门,除开做无抱怨的生子机器,兼人肉沙袋忍受家暴,还得学会在适当的时候装聋作哑。”

幽美惠哭着说:“司南翼,你说,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

“冰冰不是说过吗——姐就是豪门!”司南翼淡淡地说:“未来豪门姐,该做面膜了。”

他将调制好的鸡蛋清,亲自敷到她哭花了的脸蛋上。

隔着满脸的鸡蛋清,他们视线相遇,空气中明显有“嗤嗤”的火花声。

恍恍惚惚间,她只听见一个坚定无比的声音传来:“放心,他永远带不走你。”


06.

一片冰心在豆腐

在赛场上,停着两样东西。

赛车和飞机。

马休故作绅士状,对记者们说:“我让小助理先选,先绕此赛场三圈者,胜!”

一个小小草根,怎么也不会开飞机吧!正好可以炫耀下自己刚考到的飞机驾照。

飞机已经在轰鸣中升空了。

他惊讶地回头,看到司南翼的俊脸映在机窗上,风度翩翩地向他们行礼。

他疯狂地奔向赛车。

马休开赛车开到几乎吐血,也飞不过飞机。

第一局,司南翼赢得轻轻松松。

第二局在马休家族开的餐馆里。

马休对镜头说:“一个男人要能文能武,如果幽美惠小姐嫁给我,会发现我不仅是一个温柔体贴的丈夫,还是一个烹调高手。”

他精心烹制出一道地中海牛排。

司南翼优雅地说:“作为明星,身材不属于自己,而属于粉丝,如果暴饮暴食导致身材走形,那是对粉丝不负责,所以,我要为幽美惠小姐烹制的,是一道最普通的菜——家常豆腐。”

记者们面面相觑。

做豆腐,这也太草根了。

幽美惠的手心里都捏了一把汗,与他目光相遇,他微微一笑,充满镇定。

许久,他捧出一碗洁白冰莹的嫩豆腐。

他让记者们品尝。

记者们品尝了一口,有人说:“咦,像香菇的味道。”

“不对,像莲藕。”

“你们都措了,我感觉像bobapp官网下载。”

“不是不是,像莲子。”

……

一道小小的家常豆腐,竟然说出十八种食物的味道。

司南翼笑着揭开答案:“你们都说对了,其实这道豆腐,妙在豆腐汁水里,包含了十八种食物,有一定配方比例,才能勾兑出现在这样的味道。就像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的爱情,千言万语,情深似海,都藏于最洁白的一颗心里。所谓一片冰心在豆腐。”

这局,司南翼以全票形式再次完胜。

马休嫉妒得要发狂了。

比赛到现在,他倒未必是为了赢得幽美惠的芳心了,不就一个小明星嘛,他勾勾手指以后也会多的是女孩子扑过来。

现在,他是为了面子而战。

因为是富二代,从来都是众星捧月,怎么能容许自己败在一个草根手里?

他换上击剑服,傲慢地说:“小助理,你如果现在服软,本公子还可以高抬贵手放过你。”

司南翼换上击剑服,潇洒地挽了一个剑花向对手行礼,那熟练程度,哪里像个新手?

三两个回合,马休就被击中,趁司南翼向记者们行礼致谢时,他疯了一样扑过去,使出跆拳道的功夫想一脚踢飞司南翼。

只要让他出丑,就算违规他也不在乎,一个穷打工的,无非给他一张支票就OK了。

哪里知道他像背后长了眼睛一样,托马斯旋转加佛山无影脚……

一声惨叫过后,闪光灯噼里啪啦,立马有记者直接对镜头说:“镜头记载了一个奇迹的发生,名公子马休偷袭不成蚀把米,惨被踹飞。”

幽美惠迎上司南翼,他微笑着说:“我答应过你,不会让这臭小子带走你,我承诺了的事情,一定会做到。”

幽美惠说:“司南翼,这个世界上到底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

那边,马休在嚷嚷:“今天每位记者我出高于你们三倍薪水的价格,不许报道。”

司南翼说:“放心,这些狗仔都是我特意请来,都是被马休曾经得罪过的,就巴望着马休出丑,不会被收买的。”

果然,翌日,此新闻登上各网站头条,《神秘助理三局完败坑爹二代》。


07.

  惊天霹雳的真相

幽美惠决定好好表现,拿下这个高智商小助理,改良幽家后代。

她去司南翼卧室清洁,蓦然呆了,那幅悬挂的油画《背影》,赫然已经转身过来,里面的人物,正对着她微笑。

那个人,分明就是司南翼。

她连滚带爬爬了出去。用哆嗦的手,给司南翼所在的博物馆打电话,得到的消息是——查无此人。

幽美惠脑子飞速旋转起来。

“来路不明,十分神秘,样样精通,根本不是人。是油画里的幽灵!”

天空飞过一道闪电,门铃忽然响了。

尾声

幽美惠战战兢兢打开门,乖巧地拿出钥匙:“这别墅是你的,你得到了钥匙,安心回去吧!”

司南翼十分纳闷:“我回哪里去?”

“司南翼……你行行好,这段日子的相处,我对你还算不薄吧,我还没活够,要不等我八十岁你再来吧……”

她双手奉上油画《背影》,抖成筛糠:“您请回吧!”

司南翼明白了,好笑地说:“一个人回去太孤单了,你陪我一起回吧!”

“啊!”幽美惠惨叫起来:“别别别,大神,鬼仙,我答应每年给你烧纸钱!”

“别咒我了,这油画是我描摹的,不是原画。”

他握紧她的手:“看,我是有温度的。”

“可是你怎么解释,你有预测能力,记忆力超群,样样精通,你为什么一定要这套别墅,还有,你根本不是博物馆的考古研究员!”她一鼓作气全说出来,害怕地闭上眼。

会不会得罪幽灵先生了?

司南翼俊朗一笑:“傻瓜,一个智商超过全球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怎么不会记忆力超群样样精通呢?我的预测能力是因为我善于观察天象,天象告知我你什么时候转运,而我预测出马休的车祸,是因为我通过汽车的平稳度观察出车轮存在问题,我买这套别墅,是因为最近我在研究天体的磁性,而这套别墅磁性强过其他地方,如此而已。记得吗,第一次我们相遇,我就在拿放大镜在研究大气层里的磁性。”

“那,你怎么解释你根本不是博物馆的考古研究员?”

“我确实是博物馆的考古研究员,但没说过是这个城市的博物馆,而是国际博物馆。傻瓜,听说过门萨吗?世界顶级智商俱乐部,而我14岁就通过了门萨的测试成为会员。以此资格,我可以随心所欲在全球从事所有我有兴趣的有创造力的工作。”

智商太高所以精力过剩研究什么天体磁性,这样的高度,不是幽美惠这样每天考虑吃蔬菜还是吃鸡腿的智商可以揣测的。

不过有一样可以肯定,肯定可以改良幽家后代智商基因。

“还能不能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幽美惠问:“作为智商无敌的你到底还有什么是不会的?”

司南翼:“有一样不会。”

“什么?”

司南翼难得的羞涩:“恋爱。”

幽美惠回答得很豪气:“我牺牲点,亲自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