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行情交流 >女人当自强,何须怪男人

女人当自强,何须怪男人

2021-04-04 16:44:27文化倾听者

梦想近在咫尺却碰触不到,曾国藩的失落可想而知。1836年皇太后大寿,会试照惯例增加一次,但这次机会再次与曾国藩擦肩而过。由于会试每三年才举办一次,身上的钱又不够维持生计,曾国藩只能先回家乡,等三年之后再来京城一试运气。

回乡的路要比赴京的路难走得多,但曾国藩并没有因此消沉。还在回乡的路上,他就已经着手准备三年后的考试。在路过江宁时,为买下一部书籍,他不惜典当衣物向人借贷。所幸,他的家人给了他很大的鼓舞,他的父亲曾麟书在得知他借钱买书后并没有气恼,而是告诉他只要他能认真阅读这些书,家里会尽力帮他偿还债款。

在遭遇人生低谷时,曾国藩选择了拼尽全力走出低谷,让他坚持下去的力量就是他那建功立业的志向。他坚信:“人苟能自立志,则圣贤豪杰何事不可为?”他的自信心并没有因考试的失利而消弭,这正是曾国藩做人非常可贵的一点:不被挫折吓倒、不妄自菲薄。曾国藩从未怀疑过自己能够实现最初的目标,他曾说:“我欲仁,斯仁至矣。我欲为孔孟,则日夜孜孜,唯孔孟是学,人谁得而御我?”

能够将人从低谷中拯救出来的永远是自己。要成就大事就必须先学会坚强地面对困难,学会忍受失败的压力。晚年的曾国藩曾这样解释“坚忍”:“坚忍者何?刚强牢固为坚,勇毅强挺为忍。君子持威重,持坚忍。临大难而不惧,视白刃若无也。欲立不世之功,得成勋世伟业,非坚忍所不能也。坚忍于战则无敌,于礼则大治;外无敌,内大治,厚道载物乎?”

能克服多大的困难,就能成就多大的事业。人生路上困难重重,伟人和庸人的区别就在于伟人总是凭借强大的意志力接二连三地克服困难,庸人却会轻而易举地在困难面前缴械投降。对曾国藩来说,考试失利只是人生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插曲,在以后的日子里,他要迎对的困难远比科举失利严重得多。而现实中,却有无数人被拦在了这个困难前面,或心灰意冷,怨天尤人,或无论如何都迈不过这道坎。

俗话说“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爬起来”,两次失败的考试让有些骄傲之气的曾国藩意识到“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的道理,让他对自己的能力、学识有了更清醒的判断。他通过自省找到了自己的“不足之处”,下决心弥补才能上的欠缺,重整旗鼓。很多人在失败之后都没有勇气直面自己的不足,反而将过多的时间耗费在抱怨客观条件上,结果让自己在低谷中越陷越深。

曾国藩一回到家乡,就闭门谢客终日苦读,为赴京赶考做充分的准备。他为自己定下计划,每天必须认真圈点10页书,不得间断,就这样过了整整一年。

1838年,曾国藩再次进京赶考,这次他不仅高中第三甲四十二名,还一鼓作气在接下来的朝考中取得了优异成绩。他的才能终于得到了朝廷的肯定,他被选入翰林院,成为一名庶吉士。





第二章 做吸引贵人的人(1)


人要有进取精神,才能不断地突破自我,登上人生的更高境界。曾国藩是一个不知满足的人,在翰林院的几年里,为了增长才干,他对自己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唐鉴曾要曾国藩认真阅读《朱子全书》,曾国藩不仅读完该书,还给自己立下五个箴言。

什么样的人是贵人

成为庶吉士后,曾国藩才算真正进入北京的权力圈,但他很快发现,理想和现实仍有很大差距。在家乡,他是天之骄子,在京城,他仍是无名小卒。一种失落感油然而起。在写给家人的信中,曾国藩曾这样抱怨:“少时天分不甚低,厥日后与庸鄙者想出,全无所闻。窍被茅塞久矣。”他为自己久居乡间、见识浅薄而懊恼,也为自己没能多结交有志之士感到后悔。他曾感叹:“乡间无朋友是第一憾事。”并告诫家中兄弟,不要将时间、精力耗费在和庸鄙无志的人的交往上,因为这些人:“不惟无益,且大有损。习俗染人,所谓与bobapp官网下载处,亦与之俱化也。”应多结交贤才义士。

人很容易受到周围人的影响,在京城任事,曾国藩一天比一天意识到“人”及“人际关系”的重要性。作为一个从湖南乡下闯出来的平凡人士,还在科举考试时,他就发现了“人脉”是如何关系着他的未来。事实上,正是靠“人脉”的力量,他才顺利地进入了翰林院。

按照清朝的制度,参加考试的人要按照会试、殿试、朝考的综合成绩被评定出等级、授予官职,成绩优异的进入翰林院,其他的人则要被派往地方为官。曾国藩的殿试成绩只是三甲四十二名,并不算突出,除非他朝考表现得特别优异,否则就难以进入翰林院,而最多成为一名地方官员。这样一来,暂且不提他要在仕途上大展宏图,光是进入京城的政治圈就要困难得多。

曾国藩当然不想这样,在强烈的成功本能的驱使下,曾国藩积极地寻找贵人相助。他首先找到了正在翰林院中做庶吉士的劳崇光。劳崇光是道光十二年(1832)的进士,曾国藩的老乡。在当时的曾国藩眼中,他无疑是个成功的典范。

尽管劳崇光只是翰林院中一名小官员,影响有限,但几年的官场生涯却让他清楚地了解在官场之上多结交“自己人”总是大有好处的。因此他竭尽全力帮助曾国藩,为曾国藩出谋划策,要曾国藩尽可能引起考官穆彰阿的注意。

穆彰阿正是影响了曾国藩一生的大贵人。

穆彰阿字鹤舫,出生于1782年,满洲镶蓝旗人,在朝中很有势力,早年由于道光皇帝的赏识,他从一名内务府大臣逐渐升为太子太保、上书房总师傅、拜武英殿大学士,并从1827年起就在军机处担任职务,德高望重。而从他的经历来看,他也确实能给如曾国藩这样初入京城的年轻人以很好的“提点”。他学识渊博、精通朝中大小事务,更重要的是非常熟悉道光皇帝的喜好,他知道什么样的文章会博得道光的欢心。

另一方面,穆彰阿自己也很喜欢提携后辈,在官场混迹数十年,他深深地了解为自己培植亲信有多么重要。而培植亲信的最好办法就是从新晋的官员中选拔合自己胃口的人才,偏巧穆彰阿还在很大程度上控制着科举考试,从嘉庆年间开始,他已经数次参与会试、殿试甚至庶吉士考试的主持工作。《清史稿》曾这样记述穆彰阿:“自嘉庆以来,典乡试三,典会试五。凡复试、殿试、朝考、教习庶吉士散馆考差、大考翰詹,无岁不与衡文之役。国史、玉牒、实录诸馆,皆为总裁。门生故吏遍于中外,知名之士多被援引,一时号曰‘穆党’。”





第二章 做吸引贵人的人(2)


曾国藩通过会试的这一年,穆彰阿正好是考官。据说,曾国藩参加完考试后,马上前往居住的地方,让事先安排好的抄手,将自己的答卷抄写了10份,分别送给朝中要人。收到卷子的人自然明白其中深意,将“曾国藩文章好”的口风散出去。到了第二天傍晚,穆彰阿便听说了曾国藩的名字,连忙调来曾国藩的试卷亲自察看,发现曾国藩的文章确实有不少可取之处,同时也猜到曾国藩为引起自己注意下了工夫。穆彰阿干脆顺水推舟,给了曾国藩一个高分,将他的朝考成绩定为一等第三名,并特地叮嘱要将曾国藩列为翰林院庶吉士。而在将考试情况汇报与道光时,穆彰阿又不失时机地对曾国藩美言一番。道光素来信赖穆彰阿,听了穆彰阿的话,把曾国藩从一等第三名提升到一等第二名。

科举考试绝不仅仅是学识的考试。

曾国藩顺利进入翰林院,这番经历给他的仕途生涯以很好的经验。在得知自己被翰林院录取后,他马上前往穆彰阿府上拜见,竟然发现,自己的很多观点都和穆彰阿不谋而合。穆彰阿也十分赏识这个人世通达的年轻人,遂充当起他的“良师”。穆彰阿的提点帮扶为曾国藩日后的平步青云创造了大好条件。

一个人能否成功除了要看他自身的能力,还要看他是否有贵人相助。尤其在注重人际关系的中国社会,“贵人”的作用更是重要。然而,什么样的人能成为别人的“贵人”呢?首先,这个人必须有一定的才干,至少对其所处的环境、所从事的事情了如指掌。曾国藩的第一个贵人就是劳崇光,当时的劳崇光虽无权无势,却知晓进入翰林院的途径,因此他能在关键时刻给曾国藩指明方向。另外,贵人穆彰阿位高权重,是皇帝身边“说得上话”的人,他有能力将出身平凡的曾国藩推上大清皇朝的政治场。

其次,这个贵人还必须是好帮助人的人。劳崇光自不必说,其虽然在此之前和曾国藩交情甚浅,可一旦曾国藩有事相求便肯为他劳心尽力。至于穆彰阿,在历史上,人们对他的人品评价并不高,认为他善于逢迎拍马,喜欢结党营私,排除异己。但不可否认无论出于什么目的,他一向注意培养新人。而他也愿意悉心教诲那些“可造之材”。如果说劳崇光让曾国藩对大清官场有了初步了解的话,那穆彰阿就是教会他“混迹”官场的人。

以曾国藩当时的处境来说,他寻求穆彰阿的帮助,就意味着要成为穆彰阿的人。有些人喜欢无偿地帮助别人,看着别人实现目标便心满意足,可有些人却不会无偿地予人援手,他在做你贵人的同时也期待你有朝一日能成为他的贵人。因此在寻找贵人时,人需要看到这隐含的利益关系,要知道自己的价值。如此,才能更为迅捷、准确地找到自己的“贵人”。也就是说,那些和自己存在利益关系的人更有可能成为自己的贵人。

值得一提的是,有利益关系便会有利用他人者和被他人利用者。但一个人之所以可以被当成贵人,就在于他不会“有用者待为上客,无用者弃如敝履”。如穆彰阿,由于清政府不那么信赖汉族官员,很长一段时间曾国藩都没有受到重用,但穆彰阿依旧对其以礼相待。

其实,大而化之地看,对一个社会新人来说,任何可以让你学到有益之处的人,都可以被当作你的“贵人”。这个“有益之处”需要人用积极、长远的眼光来寻找。在错综复杂的现实中,一些人的确会给你带来短时期的利益,但却会对你的长远发展带来不利,这样的人便不能称为“贵人”,而更像是裹着糖衣的“害人者”。所以,判断一个人是否是“贵人”需要了解他对其他人的态度,看看那些被他帮扶的人究竟是发展得越来越好,还是过得越来越糟,是走上了正途大道,还是落入了旁门左道。曾国藩非常幸运,情急之下他并没有太多时间去了解穆彰阿这个高高在上的朝廷要官,可他却没有选错人,穆彰阿不仅将他带入翰林院,更让他了解了官场的“为人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