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行情交流 >女人过得好不好,看她的身材就知道了

女人过得好不好,看她的身材就知道了

2021-02-25 14:48:49她言他语



 01 

 

一室简陋,唯有厨房里泻出阵阵扑鼻香气。

 

江晓匆匆的回到厨房,扁了扁嘴看着锅里正在炖的土鸡bobapp官网下载,收了汁后用饭盒装好,才拿起墙上贴着的标签,上面记录着某个别墅的地址。

 

她这里是做的私厨外卖,靠着口碑营销,主要针对的是高端群体,这次的客户是个大单,所以她要亲自送过去。

 

别墅区地处b市四环外,内中山清水秀,翠色澄澈的湖水边种植着丛丛青竹,绿意盎然的仿若身处南方。

 

江晓将车停在三层小楼前,白楼红墙,里面传来女人低低的笑声。

 

“您好先生,这是您中午在晓微厨房厨房点的餐。”江晓从保温箱里取出几个包装精美的盒子,刚递过去就听见那男人“咦?”了一声。

 

江晓奇怪抬头,四目相对的刹那她猛地低下头,“先生,你的餐。”

 

这次说话愈加含糊。

 

然而对方却似乎并不打算放过她,接过盒子的时候直接握住了她的手,“江晓……是你么?”

 

江晓从来没有想过这么多年,自己再遇故人是这样的局面,她应该感谢自己的小厨房越做越有名的关系么?或许她应该怪宋森,都是他不遗余力的在这个圈子推广,才……会出现这样尴尬的局面吧。

 

邵景辉,邵景辉,邵景辉……

 

脑中乱糟糟的出现这个人的名字,江晓深吸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唇角扯开一丝笑,“这位先生?我只是个送餐员,我不太清楚您说的那个人是谁……咦?你是大明星呢。能给我签个名吗!”

 

她的声音里带着雀跃,不可置信,把刚刚见到大明星的乡下土包子,演了十足十。

 

邵景辉愣了下,目光再投向眼前有些圆润的女人,她穿着相当朴素的t恤牛仔裤,不施粉黛的五官,依稀能辨认出这是张很像江晓的面庞。

 

可已经过去四年,四年的光景,让邵景辉再回忆那个曾经盛名喧嚣的女人,似是仍旧在云端之上,洁白的衣裙,不染尘俗的面庞,一双会说话的璀璨亮眸,永远温软的声线,和白嫩无暇的肌肤--那是当年最红的女星,玉女掌门人江晓。

 

邵景辉恍惚的目光落在面前圆圆的女人身上,他是为什么会觉着她是江晓呢?

 

尴尬的将手收回,邵景辉回了句,“抱歉。”

 

邵景辉接过她随身自备的签字笔,正好他还需要刷这顿餐的钱,单子打出来后,邵景辉利落的签上自己的名字,江晓望着那上面龙飞凤舞的签名,微微松了口气。

 

只是,邵景辉的身后悄无声息的出现一个女人,黑色软纱的裙子勾勒出曼妙的身段,墨色衬得她的气质冷艳如冰,那双淡然的眸子在触及江晓的时候,终于有了波澜。

 

“江晓,你居然还在b市待着?心可真够宽的。晓微厨房不会是你做的?……我想起来了,宋森推荐的,肯定和你有关系啊。这么多年,不就宋森还愿意关照你。景辉,没想到今天会撞见你心里的女神?”

 

连番说辞恍若利剑,刮的江晓耳根都变得通红。

 

江晓抿抿唇,眉眼舒展望向对方,唇角还噙着苦笑,微微歪着头,“祝女神,您现在已经站在最高点,何必再和我一个胖子为难。这么多年,我都已经走出去了,你还走不出去,你是有多大的心结?”

 

她果断从邵景辉僵硬的手中抽回签单,低声说了句“欢迎惠顾”,转身离去。

 

……

 

四年前的新人--如今的影后祝尔岚,想不到她居然又回到邵景辉身边了。

 

江晓忽然间有点烦,她想起前些日子送餐看见的拍摄场地,想起那些男男女女正在饰演着的爱情泡沫剧,最后,那画面定格在已经成了影后的祝尔岚的笑容上。

 

无论多少年,那个女人的笑容永远那么假,可偏偏,所有人都吃那一套。

 

吱--

 

江晓没有注意到欧式的门脸下正缓缓弛进一辆低调的黑色迈巴赫,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居然开在进门的那条线上,咣当一下,擦个正着。

 

后视镜里黑车侧壁上那清晰的刮痕告诉她,这一定是笔价值不菲的赔偿。

 

车窗被敲了敲,男人温雅的声音从外传来,“这位小姐?我们谈谈?”

 

江晓推开车门,微微闭了下眼睛才轻声说:“对、对不起。我刚才没注意。”

 

“这种事情说对不起,是不能解决的。”

 

“我知道。”江晓轻轻叹了口气,推开车门尴尬下车,她还是低垂着头,很没有自信的模样。

 

当年被经纪公司盘剥,雪藏之后被解约她又落魄了几年,哪里来的钱赔偿?这个小区里住的人非富即贵,她就算把自己的铃木卖了兴许也抵不过这次事故造成的损失。

 

胖胖的小姑娘说话软绵绵的,沈清淮倒是一时间犯了难,他不是刻意为难别人的性格,只是,她的声音似乎有些熟悉……

 

目光再落在她低垂的头上,这个姿势可以清晰的看见她的脖颈处。

 

而后,沈清淮愣住了。

 

江晓等了半天没等到对方的回应,双唇嗫嚅了下刚要说话,头顶倒是传来男人低低的声音,“这里不是谈事情的地方,我们找个地方吧。”

 

江晓想了想,还是答应下来,于情于理她都要等这件事全部处理完。

 

她默默的站到一边,任由那个男人让跟着自己的人去把两辆车泊到路边,直到有人喊她之后她才乖乖的跟在那人身后。

 

或许是习惯了低头处事,她只有在对方背过身的时候才稍微抬了抬眼睛,纵然对方的背影都长得很帅气她也没心情多看--

 

忽然间她捂住鼻子,因为他的急停而直接撞上他的背。

 

这一回的四目对视,她迎上了双仿若深不见底的黑眸……江晓倒抽了口凉气,直接转身想跑,刚劲有力的臂膀直接拽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回到自己的面前。

 

向来粉丝心目中稳重、冷静、温润如玉的“无冕影帝”沈清淮,强行压抑着自己声音中的激动,唯有尾音微微上扬,“小胖子,好久不见。”

 

 02 

 

沈清淮的家就在这个别墅区的湖畔,临湖的三层小楼,旁侧种着竹林,绿叶葱翠中,那探出来的红墙便格外显眼。

 

江晓进门的时候很规矩,弯腰换上自己的鞋套,沈清淮只是瞥了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

 

“坐,喝什么?”沈清淮随口问了句。

 

江晓打量着他的房子,里面的装修处处体现了主人的精致,每一个角落都一尘不染,所以她穿鞋套的行为应该是刷好感度的。

 

“不了。我这边和你谈完,还要回去做事情。”

 

“这么长时间没见,居然也没有一点叙旧的想法?”

 

“这有什么可聊的?我现在的境况看起来应该很清楚。而、而且,我觉着我们还没有熟到那种程度……”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沈清淮意味深长的勾唇一笑,抢在她的话结束前会心一击,“哦是么?我们还不熟,都是脱了衣服的交情……”

 

“打住打住!”江晓终于忍不住憋红了脸骂他,“面对一个这样的胖子,你还能回忆那种事情呢!”

 

沈清淮轻笑了声,“这种事情只会告诉我,不要轻视任何一个胖子的潜力。她有可能是一个妖娆的天使。”

 

江晓只觉着羞耻坏了,差点丢了手里的杯子直接弃门而逃,但考虑到自己还蹭了人家的车,又蔫蔫的坐了回去。

 

“好吧……我们叙叙旧。”

 

沈清淮终于闲适的坐到江晓对面,仿佛整件事情都在他的主导当中,江晓看着他俊美无俦的五官,忽然间有些恍惚,四年之前她和这个人拍摄《蜕变》的时候,他还略有些稚嫩,没想到现在真的已经蜕变成神。

 

她抿了抿唇,说起了自己这几年的情况。

 

当突然间没有戏演的时候的她,面对未知的未来,她茫然了,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因为除了演戏,大部分时候都宅在家里,她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生存技能。

 

两年前她终于在宋森的帮助下,把手头最后一套房子卖了,建立了“一会儿”这个外卖平台的app,做的餐点分外卖席面和精致单点两种。其实针对的都是剧组和艺人这两类人群,因为没有比江晓更懂这个行当的了。

 

所以她这种另辟蹊径的营业模式,也在短时间内收到了成效。只是没想到今天居然会撞到故人手里,而且一次居然是三个。

 

沈清淮忽然问了她一句,“这几年宋森都和你有联系?”

 

江晓愣了下,倒是老老实实的点头,“对……如果不是他帮忙,可能我也不会这么快走出来。对了沈先生,那个赔偿……”

 

……

 

下午两点半,江晓“哭着”给宋森打电话,让他来找自己吃饭。

 

宋森赶到江晓那工作室的时候,就见她红着眼睛一脸哀怨的看着他,“我蹭坏了一辆车,还是辆豪车。”

 

宋森略有些无奈的坐到她的对面,“车主有说需要赔偿多少?”

 

江晓泄愤一般的咬了口蛋糕,才撅着嘴回答,“是沈清淮的车,他居然让我以身相许。”

 

宋森本来端起来喝到口中的温热奶茶瞬间喷了出来,“什么?你再说一遍?你碰见了他?”

 

这四年来那个叫沈清淮的似乎没有放弃从他这里套取江晓的信息,宋森以为那个人不会有机会碰到江晓的,因为在宋森的心里,这个叫沈清淮的,才是拖累她变成今天这样的元凶。

 

江晓幽幽的叹了口气,“但是他又说是开玩笑的。法外开恩让我先回来,考虑下怎么筹款还债的问题。”

 

“哦……”宋森莫名松了口气,“那欠了多少,实在不行我来。”

 

“你一个经纪人,到现在为止死活不肯接林朝雨,守着的那两个家伙,又都是懒得一塌糊涂的,能有多少收入。”江晓摇着头,“再说了我也不能要你的钱,反正沈清淮这个人看起来也不坏,只要我不赖账,他应该不会太过分。”

 

宋森心说这家伙哪里不坏了!他简直就是个大尾巴狼!

 

江晓的手机又响了,打开之后接了一个席面订单,是在横店影视城的《我心依旧》剧组定的餐,她赶紧起身去给当地的合作方打电话。

 

宋森看着江晓那圆的不忍直视的身材,默默打开自己的手机,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张恍惚天使的白衣女人的照片,冰肌玉骨、眉目如画,在这张眉眼弯弯的照片里,几乎找不到任何的缺点,当年江晓就是凭借这张照片荣登“大众情人”的宝座。

 

宋森忍住想要亲亲屏幕的念头,终于鼓起勇气起身,直冲冲的朝着江晓而去。

 

什么“要不你以身相许了我”这句话还没能出口,江晓忽然间拿着电话,很惊恐的转身看向他,“宋森!沈清淮居然让我以戏还债!”

 

……

 

送走宋森之后,江晓回到家坐在自己的小床上盘腿想了很久,直到她妈妈敲门进来,问她要不要去吃饭的时候,她忽然间起身问妈妈,“妈,把那个房间的钥匙给我吧。”

 

江母愣了下,“你要那钥匙干嘛,乖女儿啊,你可千万别进去,我怕你那病又发作。”

 

江晓哂笑了声,“都这么久过去了,不会的,妈你把钥匙给我。”

 

江母迟疑了半天,终于还是返身回了自己的屋子,把小仓库的钥匙找给了江晓。

 

江晓打开锁,手微微有些颤抖,挣扎良久后她深吸了口气,用力推了开来--内中仿佛一个光鲜亮丽的新世界,光影错落,一排衣架上挂满了华衣美服,另一面的柜子上则摆满了各色奖杯。

 

江晓的手在这些衣服上拂过,眸中滑过几丝哀伤,曾经站在巅峰,所以在品味这些过去的时候,方会感觉到世事无常。

 

当年走错的一步,至今步步都错。

 

其实她何尝不是想要一个理由,一个更充分的理由,让她归来的更有价值呢?只是长久以来她过不去那个坎而已。

 

 03 

 

忙忙碌碌的拍摄现场,绿色的大背景布坠到地面,数个机位齐齐对准正中间正在拍摄自己镜头的女演员,她一身白色裙裳,仿若仙子,清冷如月。

 

这是奇幻大戏《云枭》的拍摄现场,沈清淮是这部戏的男主角姬云殇。他正坐在自己的靠椅上休息着,抬手让自己的助理周韶过来。

 

“你去外面,帮我接一个人。”

 

说着沈清淮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周韶。

 

周韶匆匆的往剧组外走去。

 

许多人都盯着沈清淮那个方向,只能说大神所在地,仿佛自然而然带着一种光芒,那独一无二的存在感是其他男演员根本无法比拟的。

 

沈清淮在外的做派,从来都是温和谦虚却总仿佛隔了一层,疏淡有礼,让人始终无法再深入,这种人仅仅是看起来好结交而已,所以至今为止,他在这个剧组颇有点特立独行的味道,和谁都仅仅是点头之交。

 

这会儿他的举动令不少人注意到,甚至发现他的助理居然领了个胖胖的女人走了过来。

 

沈清淮看见那女人的时候,双眸几乎立刻弯起了愉悦的弧线,直接起身迎了过去。

 

江晓已经很多年没有亲自往剧组跑了,她对这种地方多多少少会有些犯怵,但她和沈清淮电话以后,这人定要说自己没有时间,让她到剧组里找他。

 

眼前赫然间映入一个身着深蓝配浅灰褂子、并不完全正统古装的帅哥,单只是站在那里便仿若一幅画卷中最醒目的风景。哪怕曾经见多各色美男的江晓,这时候仍旧会惊叹一声,沈清淮当真是圈子里出了名的芝兰玉树,古风美男排名前三的角色。

 

这一身略有些邋遢设计的衣服着在他的身上,却生生多了几分贵气与雅致。这纯粹是一个男人历经时间的淬炼,把自己的周身气场尽数收敛,宝剑锋藏,历久弥新。

 

江晓冲着他笑了笑,极尽谄媚的神情收来了一定的成效,至少沈清淮此刻的心情明显很不错。

 

他低低的笑了声,“你说你大老远跑过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说,你不想拍戏还债?”

 

江晓垂着头,讷讷的回了句,“还不是你大老远把我喊过来……其实电话就可以说的。”

 

“那意思是……”沈清淮忽然间靠近了几分,清朗的眸子对上江晓的,“你愿意选择第一套方案?”

 

“才没有呢!”江晓向后退了两步,还特别紧张的瞪圆眼睛,“你口味也太重了!”

 

沈清淮和江晓的交流,终于引起了现场的一片波澜,很显然,这个胖女人和沈清淮的关系非常好,至少是沈清淮这位大影帝,相当愿意圈在自己的交际范围内的,否则他不会有那么生动的表情。

 

何止江晓觉着沈清淮口味重,四周的人都觉着他口味有点重啊。

 

忽然间,不知道是谁小声说了句,“我怎么越看她越像很早前那个……江晓啊?”

 

一句话激起千层浪,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窸窸窣窣的讨论着那个胖女人的情况,因为只要是圈子里的人,几乎都不会忘记那个江晓。

 

江晓的脸有点发白,她其实是不愿意来剧组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

 

“天呐——江晓怎么变成这样了?”

 

“是啊,你这么一说我才发现,真的是江晓啊。我当年的梦中情人,第一女神啊!!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种种话语汇成洪流,瞬间涌向场中的江晓身上。

 

她想走,沈清淮却面无表情的抓着她的胳膊,“你别怕,你好好听。将来你要面对的会更多。”

 

江晓紧张的身体在轻轻地颤抖着,然而沈清淮的手却死死钳制住她的胳膊,就是不给她能够逃离的机会。而且在下一刻,更为犀利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你应该尝过更挫败的时刻,应该受过更重的伤,应该遭到过更激烈的侮辱,所以这一刻,算什么?

 

那轻若鸿毛的一句话,却将江晓猛然间惊醒。她再看向沈清淮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平静。

 

沈清淮慢慢松开了她的胳膊,唇畔扬起一抹淡然的笑意,他下意识的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我就知道你可以。”

 

江晓深深的喘了口气,果然这个人就是个恶魔,说话做事都那么的霸道!

 

然而沈清淮却没有松手,又拖着她到了正拍摄女主角那场戏的背景布前,导演虽然有些意外,但面瘫脸只是轻轻点点头,并没有任何的不满。

 

林朝雨也礼貌的朝着沈清淮点点头,肩上的担子似乎又重了几分--这次的女主角之一的角色,是她想尽办法才通过配资闯进来的。虽然她在电视圈已经很有名,但是对于电影大屏幕来说,她就是个新人。然而能和沈清淮合作,却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这场戏是《云枭》的女主白羽岚第一次出场的镜头,对于导演而言,这是最关键的戏,所以他需要一遍一遍的表达,以确保这场戏最后成片的效果,是震撼并且动人的。

 

然而林朝雨参与过的大部分电视,都是实景实地拍摄,并没有这种全靠想象才能演完全程的经验,所以林朝雨演起来很吃力。

 

她从远处徐徐走来,鼓风机慢慢开动,一阵风吹过,万千青丝飘起,如仙如幻,美不胜收。

 

整个场面空灵而又圣洁。

 

“cut--”导演又在同样的位置喊了停。

 

林朝雨有些不满的喊道:“周导,我是按你说的做的啊,怎么还不行?”

 

“不行就是不行,你是在质疑我的眼光?让你这样演,你连一点所谓演员的拓展都没有,那我宁肯要个掉线木偶,也不要你!”周克寒的声音也是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瞬时间场面僵持下来。

 

林朝雨深吸了一口气,忽然间放声哭了出来,“周导你是不是看不起我故意为难我!这场戏我已经反复拍了十五遍,你不是骂我木头就是骂我掉线木偶,那你找个人来演啊!!我倒要看看这种没表情的角色,还怎么创新!!!”

 

周克寒抿着唇,铁青着脸看着林朝雨。

 

原本所有目光都汇聚在江晓身上,此时此刻却又被林朝雨吸引过去。

 

这时,沈清淮忽然间对周克寒说:“让她试试。试演给朝雨看。”

 

周克寒犀利的眸子落在江晓身上,“她?”

 

“你别忘了当年她拿过多少奖,就演技这条路,她完全可以当在场所有人的老师,包括我。”沈清淮毫不吝啬对江晓的夸奖,而这句话也令周克寒难看的面色稍微收敛了一点。

 

 04 

 

江晓从恍惚中回过神,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对沈清淮这样希冀的眼神,她居然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就算当年拿过很多奖,可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林朝雨有些不忿沈清淮的话,可她到底不敢真的和他对呛,只是始终咽不下这口气。

 

“你刚才不是说让人试试?”周克寒一句话堵得林朝雨面色通红,居然再说不出半句反驳的话来。

 

沈清淮轻轻拍了下江晓的手背,低声说了句,“你去试试。”

 

他的声音听起来温沉而又让人信赖,江晓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我想先了解下这个角色。”

 

江晓看了林朝雨一眼,就低下头去翻起了她的剧本。

 

她知道这一回恐怕是得罪了林朝雨,但是正如同沈清淮所说,她是曾经已经死过一次的人,就没必要在意那么多,何况她其实也有点想知道,现在的自己……再回到这样的现场,还会不会回到当初拍戏时候的光景?

 

周克寒根本不用看剧本,直接说了句,“第一场第三幕,你直接翻过去看一眼。没什么台词,需要的是一种意境。”

 

林朝雨的这个白羽岚的角色,是《云枭》这部戏里的女主之一,外型上应该很偏向于当年江晓拍摄过的一些角色,清冷型美人。

 

这种角色实际上拿捏起来并不容易,清冷型美人不会如同其他角色动作那么多,基本上就是冰冷的气质和高高在上的形态,多一分则会显得庸俗,少一分却又如同林朝雨那样,仿佛变成了木头美人。

 

而白羽岚来自于天山,天山高域想来都有美人如莲的称呼。

 

江晓看完这部分介绍后,便将剧本交还给了林朝雨的助理,一边思忖着一边朝着背景布前走。

 

江晓没有穿林朝雨的戏服,她当然不会自取其辱,她找造型师借了一条白纱,将白纱稍微处理了下,裹在身外,这样至少能遮掩下身材,看起来不会太过不符合角色形象。

 

这之后,她和周克寒点了点头,意思是自己已经可以开始了。

 

而后她闭上了眼睛。

 

几乎是在下一刻,场中的气氛似乎忽然间变了,就发生在江晓睁开眼的时候。

 

鼓风机吹出的风将她的头发扬起,身上的白纱伴随着脚步开始凌乱的飞扬而起,她站在遥遥的高处,动作并不笨重的在山石上走着,之后,她忽然间停在了一处高点。

 

她微微侧过身,目光悠远的看着远方,就仿佛自己站在云烟深处,连围观的人都因为这眼神的深远而觉着视野开阔起来。

 

林朝雨原本挂在唇边的戏谑笑容渐渐收了起来,同样仔细的看起了江晓的表演。

 

有些人就是可以用自己的表演,让人忘却她身上的桎梏。

 

江晓此刻就是这样,就在她迎风站在山顶的那一刻,全部的人都真的已然忘记了她的体重、她此刻的未施粉黛,只因为那一个仿佛镌刻在天山上的眼神。

 

江晓把这一段演完了,但她还站在原地酝酿情绪酝酿了蛮久,忽然间她“啊”了一声,抬头冲着沈清淮说了句,“可以吗?刚才的可以吗?”

 

沈清淮的眸子里尽是赞赏,“需要看看回放吗?”

 

伴随着这两个人的对话,旁边围观的所有人也都忽然间恍然大悟,他们再看向江晓的眼神都变得匪夷所思起来,怎么会有人那么能演!

 

不对,当年的江晓其实就非常能演,但是她受困于自己的形象,一直以来旁人说起她,却总是美貌胜过于演技,大大小小的奖项领了许多,到最后还是玉女掌门人这样的称呼,难怪后来江晓会选择用突破性的表演来完成自己演技的成长。

 

然而现在的江晓,剥去了外貌上的制约,却真的用自己的实力狠狠扇了下林朝雨的脸,更是让现场的人看见了所谓影后级别的天赋型演员,到底是如何迅速入境,又是如何把一个简单的角色分解清晰,层次分明的。

 

林朝雨呆呆的站在原地,她还在回想刚才江晓的表现,的确,江晓真的给她上了一课,而这一课却令她略有些难堪。

 

周克寒还在回放刚才监视器里看见的这画面,很难露出笑脸的神情渐渐有些松动,他甚至在想,如果江晓回到了四年前,来饰演他这个角色,该是多么完美的一个画面。

 

然而现在……

 

周克寒忽然间站起身,走到江晓面前,非常直接的问了句,“我实在不明白,就算遇到了挫折,为什么要把自己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江晓低头看了眼自己,歪着头慢吞吞的回了句,“我是吃药吃的……”

 

沈清淮的手紧了紧,眼神也跟着晦暗了几分。

 

周克寒并没有问她为什么吃药,那嘴角抽搐了下后才接着说出了自己的邀请,“减肥吧,只要你肯减到正常水平,我下一部戏一定请你。”

 

旁边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周克寒的戏有多苛刻,所有人都知道,但他居然敢用一个几年都没有出山的女演员,而且是亲自邀请,这分量可就太重了。

 

江晓下意识的看向沈清淮。

 

他拍了拍她的肩膀,微笑着和周克寒说:“应该问题不大,减肥的事情交给我来监督。”

 

周克寒这才稍微安心的点点头,但那犀利的目光依旧不爽的在江晓圆润的身体上来回扫视,怎么会有这么暴殄天物的事情呢!活了半辈子也是第一次看见有女神级的角色这么糟践自己的脸蛋啊!

 

“散了散了,还拍不拍戏了。”周克寒冲着周围的人喊着,等到清净下来后才和制片小声的沟通着,主要今天的事情还需要全部按下,不能对外曝光,否则对戏里的女主演也不是什么好现象。

 

林朝雨还如同一个石雕那样站在那里,周克寒冷哼了声,“还不快过来看刚才她的表演,你别觉着不满,江晓给你试演你应该觉着荣幸才对!”

 

本来都以为自己要被换掉了,没想到周克寒居然还给了她继续表现的机会,林朝雨松了口气,这次放下了倨傲的身段,赶紧乖乖的站到了场中。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以前林朝雨没遇到过,可这一回她实实在在知道了自己和真正的演员的差距,再也不敢胡乱标榜什么了。

 

这会儿,江晓和沈清淮并肩朝着外面走着,她略有些紧张的问他,“我真的要减肥吗?”

 

沈清淮沉吟片刻,双眸微微弯起,“你不减肥我也能吃的下,不过这样你就还不了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