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行情交流 >隔壁搬来了一位性感女房客,半夜我听到……

隔壁搬来了一位性感女房客,半夜我听到……

2020-11-30 06:22:02点游评戏

那辆黑色的越野车一停在马路对面,丁烁就察觉了,还立刻发现不对劲。

凭着远远超出一般人的敏锐,他发现那辆车子里头有古怪。

不过,丁烁不动声色,还是躺在小餐馆门口的沙滩椅上,用一本杂志盖着脸打瞌睡。大中午的,在阴凉的地方休息休息,别提多舒服了。

眼角余光却顺着杂志下的缝隙溜过去。

虽然越野车的车窗玻璃贴着防爆膜,外边很难看到里边,但丁烁的眼神也绝非常人能比。这么看过去,隐约看到里边除了司机,还有三个人。

都是彪壮的汉子,看起来挺能打,都在盯着餐馆这边。

虎视眈眈地,绝对不是什么好鸟。

丁烁忽然一阵头疼,不会又对着我那漂亮女老板来的吧?

漂亮女老板,就是这间位于沈海市大学城里头的小餐馆的经营者,叫做宋蓝蓝。她芳龄二十二岁,只比丁烁大了一岁。

这间餐馆就叫蓝蓝餐馆,开了还不到三个月。

丁烁呢,一个月前来到这里打工,厨师兼厨工,目前月薪三千整。

其实丁烁还兼职做保镖,这段时间已经跟三拨小混混拼过了。虽然他也受了伤,难免鼻青脸肿,还是把对方打跑。

但这回,丁烁一看就知道,越野车里头的那帮人,不是一般的街头混混。

很显然,一定比街头混混厉害许多,丁烁头疼的就是这个。

“真是红颜祸水啊。对付几个小混混不是问题,但对付那些有点功夫的,我万一超出功力限制指标,可不就破戒了?要不……干脆辞职算了?省得麻烦。”

丁烁嘀咕着。

忽然间,闻到了一股香喷喷的气息。

这股气息让人甘之如饴,是女孩子身上的体香,是宋蓝蓝的。

丁烁头都不动一下,一双特灵活的眼睛就朝下边溜去。

顿时心如鹿撞。

多么均称的一双小腿,而且白得跟雪糕似的。踩着一双夹趾鞋的脚丫子,也非常富有美感。这就是宋蓝蓝的一双美腿,往上看更是美不胜收。

超级漂亮的大长腿,那种笔挺,丁烁这半个月来看大学城的美女无数,也没见过这种极品。他忍不住稍微侧头,让盖住脸的杂志挪开一点,就更有鼻血狂涌的冲动。

宋蓝蓝只穿着一条短短的牛仔裤,差不多包住屁屁的那种,大长腿美轮美奂。

再一看,丁烁感动了。

宋蓝蓝竟从餐馆里搬出一台落地风扇,放到门口,扇叶对准他。拉来移动插座,蹲下身子去插插头。这画面太美都让丁烁不好意思看。她身上一件雪纺T恤的领口敞得开,让他几乎看到一半。宋蓝蓝还不知道自己走光,专心致志插好插头,按了按钮。

一股风朝着丁烁迎面扑去,很凉爽。

丁烁装着被吹醒,拉开杂志朝宋蓝蓝看去,坦诚地说了声谢。

漂亮的女老板嫣然一笑:“别跟我客气,你留在我这里最久,又帮我解决了不少问题。劳苦功高,我为你做些事,应该的。”

可不,丁烁虽然才来一个月,就职时间却最长。在他之前还有过四个厨师兼厨工,基本没做满一周就暴走。他们很想留下来,毕竟有美女老板看着是享受,但都被那些小混混吓跑了。丁烁呢,还帮宋蓝蓝把混混打跑了,所以她很感激。

丁烁一叹气:“我都说我想辞职了。”

“为什么?”宋蓝蓝一惊,脸有点白:“做得好好的。”

丁烁说:“再做下去,我会很危险。”

“你不是很厉害么?三拨混混都被你打走了。”宋蓝蓝急声说。

丁烁应道:“我也有对付不了的人。”

这说着,耳朵微微一抖,脸上就露出一丝苦笑。

“什么人你会对付不了?”宋蓝蓝完全不相信。

丁烁淡淡地说:“来了。”

说着,已经朝路对面看过去。

宋蓝蓝也跟着看去,顿时之间,脸蛋就更白了。

一共四个大汉,脸上都带着十足的凶狠劲儿,大步走过来。

他们走到宋蓝蓝身边,四个人散开,显得很有经验地把她围住。丁烁立刻从沙滩椅上挺起身,却被其中一条大汉伸出肩膀狠狠一按。顿时,他就摔了下去。

砰的一声,把沙滩椅都压塌了,一屁股坐在地上。

那条大汉果然有功夫,一出手就用腰劲,这可是技击用力的基本。

“小子,就坐在地上,别给我动!要不,老子踹死你!”

大汉不屑地说。

“丁烁,你没事吧?你们想干什么?”宋蓝蓝又惊又怒。

四个大汉中的头儿冷冷开口:“我们虎哥喜欢你。以后不用开这么一间小餐馆了,跟着虎哥,酒吧都给你开。”

“滚!”宋蓝蓝大声喝道。

那头儿笑得很阴森:“由不得你。我们虎哥看中的女孩子,没一个逃得掉。”

说着,一扭身,然后抬手一挥,自顾自地朝越野车走去。

还有三条大汉呢,足够了,伸手就去抓宋蓝蓝。还没抓到,忽然就纷纷跌在地上。原来,是丁烁突然窜起,一招猛虎扑食,用他的身子把那三条大汉都撞翻。

他喊道:“蓝蓝赶紧进去,把门关上!”

“我……我……”宋蓝蓝手足无措。

“快点啊!”丁烁吼道:“别在这碍手碍脚还害我分心!”

宋蓝蓝不得不扭身冲了进去。

餐馆大门是拉闸门,不过因为中午过后没生意,拉下了,只开一道小门。宋蓝蓝一冲进去,就赶紧把小门关上。

紧接着,哗啦一声,小门上边的小窗又打开,一双着急的眼睛探出来。

大汉的头儿都走到马路中央了,听到动静,扭头一看,顿时就喝了声:“蠢货!”立刻就冲回来。

其他三条大汉也爬起来,脸色非常狰狞,冲着丁烁就扑去。

四个大家伙围住他拳打脚踢,丁烁虽然抵抗了一会儿,但很快就被打倒在地。他只能用双臂护住脸,身子团成虾米状,启动最佳挨打模式。

感受拳脚落在身上的疼痛,丁烁心里头嘀咕:妈蛋,要不是现在师父只允许我在露脸情况下发挥百分之一功力,一根手指足以碾压你们!

百分之一的功力打街头混混绰绰有余,但要对付这四个有点武功底子的,跟其中任何一个一对一,都能轻松打倒。四个,就只能被对方打倒。

幸好,虽然只能运用百分之一的功力,但丁烁还挺能挨打。

餐馆的小门忽然打开!

宋蓝蓝居然拎着两把菜刀冲出来,就朝那四个大汉扑去。

“滚蛋,要不我砍死你们,不要以为我不敢砍!”

她尖叫着,挥舞手中菜刀。但很快,锵锵两声,两把菜刀就飞出去掉在地上。那个头儿还真有身手,看着菜刀不害怕,晃出一把伸缩棍就打掉它们。

“小娘们真是挺犀利的,我喜欢!”

那头儿嘿嘿冷笑,伸手就扣住宋蓝蓝的香肩,往车那边拖。

边拖边扭头冷冷说道:“踩断那小子的两只脚腕。”

“不要伤害他,放开我……放开我!”宋蓝蓝那大喊着。

倒在地上抱着脑袋的丁烁叹息:“都让你别出来了,以为拎着两把菜刀就能救我。不过,这毒虎堂的人还真狠,还以为被打打就算了。”

看着那三条大汉的大脚板抬起来就要朝自己的脚腕踩,他猛然晃身,竟非常敏捷地就从缝隙里头滚出去。然后窜起,朝着那个大汉头儿扑去。

后边,噗噗几声,三条大汉踩了个空,倒是把自己的脚给跺疼了。

“放开我老板,这个月她还没发工资给我!”

丁烁冲过去一下子抱住宋蓝蓝,再一拳头朝那头儿的腋下砸过去。

腋下是薄弱部位,被打中了会很疼,甚至短暂丧失行动能力乃至生活自理能力。

那头儿赶紧缩手,丁烁就抱着宋蓝蓝扭了出去。

好柔软好有弹性的身子,抱着真舒服,都不想放。

宋蓝蓝仰起头看他,忽然带着哭腔说:“丁烁,对不起,害你被打成这样子。”

都鼻青脸肿了。

丁烁一笑:“你没事就好。”

“小子,本来我只想踩断你两只脚,稍微警告。你这么不识好歹,行,都给我操家伙上,把他双手双脚都给我砍断!”

锵!锵锵!

那些大汉抽出一把锋利的小型砍刀。

利刃映照着他们凶恶的面容,显得相当可怕。

“丁烁,怎么办?”宋蓝蓝很害怕。

丁烁也很无奈,难道真要破戒?

“砍废他!”

杀手头子非常狞厉地吼道。

“够了。”

突然之间,一个冷冽的声音响了起来。

虽然冷,但却非常悦耳动听,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谁说够了?找死是吧?毒虎堂的事谁敢管?”

头儿扭身吼道,但一下子呆住,他的神情甚至透出一丝畏惧。

说话的人在一辆车子里。

很不错的车子,宾利,还是加长版,一般只有豪门大户才开这车。

宾利不知何时停在路边,最后那扇车窗半拉下,露出一张冷艳十足的脸蛋。

非常美丽的一个女孩,看年龄也就是二十岁上下,但特别有威严,特别有那种上流门户里的尊贵气息。整个人的气质,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而且,这种仙子像住在冰山上,因为她很冷。

“殷小姐?您……您怎么在这?”

“适可而止,滚。”殷小姐轻声叱道。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脸都没有扭过来,一直看着前方。

那侧脸虽然艳丽动人,却带着生人勿近的寒气。

四条大汉面面相觑,那头儿一挥手,非常不甘愿地低吼一声:“走!”

非常快,他们就这么窜走了,好像那个殷小姐是可怕的小母老虎。

丁烁看着那张动人的侧脸,心里头嘀咕:这派头挺大的嘛,何方大神?

宋蓝蓝倒是赶紧迎上去:“谢谢殷……咦?”

这话还没说完,那车窗就合上,车子开走了。

“我去,太不礼貌了!那丫头是谁啊?”

丁烁走上几步,跟宋蓝蓝并肩,纳闷地问道。

宋蓝蓝微微一叹:“人家来头大。沈海市虽然只是二线城市,但也有不少大大小小的家族盘踞着,有书香门第,也有商业世家。她叫殷雪尔,殷家的二小姐。殷家就是商业世家,而且听说还脚踩黑白两道,很厉害的。她好像刚来沈海大学读书不久。”

另一头,飞奔而去的宾利里头。

除了驾驶座,后边犹如一个小厅,两排沙发对着,还有小冰柜、迷你电视、电脑什么的。只坐着两个人,都是万里挑一的美女。只不过坐在殷雪尔对面的那位,虽然长得跟她挺像,但一看就知道不是一类人。对面那位显得活泼,也只有十六七岁。

她是殷雪尔的妹妹殷琪尔,她歪着脑袋问道:“姐,我很好奇哎。你一向不管闲事的,干嘛管了?”

殷雪尔淡淡回应:“那年轻人能够舍身保护女孩子,有点感人。可惜,他身手太低,打不过他们。所以,我出面了。”

“原来姐姐也有感情细腻的一面。”殷琪尔嘻嘻一笑,接着又说:“可你管了这次,管不了下次。毒虎堂肯定不会就此收手。到时候,那个漂亮姐姐还是会被抢走,那个小哥哥没准会被打死!”

她虽然年龄小,但大概因为出身不凡,想的倒挺全面。

“这是我要管的另一个原因。”

殷雪尔的声音忽然冷冽起来:“在大学城,不管毒虎堂还是其它黑势力,越来越猖狂。如果我没在这读书,也就罢了。既然我在,就不喜欢。晚上,我会叫来赵叔,带上几个人一起去毒虎堂,杀鸡儆猴!”

说到这,杀气陡然浓烈,真不像是一个大学女生。

……

蓝蓝餐馆里头,坐在椅子上的丁烁光着上身,满脸痛苦地扭动。

“喂,你别动!堂堂一个男子汉,肌肉还这么壮实,居然怕我搓。说出去,一定会把人给笑死。安静!……好好,不疼不疼,乖,忍着点……”

宋蓝蓝满头大汗地给丁烁搓瘀伤,满屋子散发着药酒味。

丁烁身上到处红一块黑一块,被毒虎堂的那四个大汉踢得很惨。看上去,像是开染坊的一般。要打人时都说给你点颜色看看,指的估摸就是这种颜色。

其实丁烁不怎么疼,这点小伤对他来说,不过是小儿科。

他还挺享受,特别是眼下正欣赏一副美景。

宋蓝蓝给他搓瘀伤很卖力。

可不!这个男人是为了保护自己而被打伤的,虽然不能以身相许,但给他搓搓药酒是责无旁贷。

她站姿,弯着身子,随着她有力的动作,那T恤里好像藏着两只被困住的大鸽子,使劲儿要在挣脱出来一样。不!在丁烁的眼中,那分明就是两只被舒服的美丽的天使,等待着他的援救。

他真想把手伸过去,撕开那T恤!

甭管里边还有什么东西,都撕了撕了,把那两只丰满的天使给解救出来。

想着想着,他都激情澎湃了。

可是,这终究不好下手啊。

他只能眼巴巴看着,越看越火热。

宋蓝蓝头上脸上冒出来的汗珠,都肆意地顺着脖子滚了下来,犹如一滴滴晶莹的珍珠,滚落到她的领口里,不知不觉,打湿了领子,使它变得沉重起来,往下坠。于是,它就被拉了袭来,露出让人看了顿时就能来个惊心动魄的山谷。

这深深的山谷带着浓厚的春天的气息,像是被春雨打过了一遍似的,到处潮湿,泛着一种非常柔润的光芒。这种镶嵌在洁白肌肤上的汗光是每个男人都无法抵御的,何况还是在那么动人的部位。

丁烁告诉自己:不能看,真的不能看了!不然蓝蓝又要生气了。

然后他又告诉自己:只能看最后一眼,真的只能看最后一眼了!看了就不要再看了。

但他的眼睛太不争气了,还是直勾勾地黏在那一大片的充满春光的美景里头。

嗐!真要命。

“怎么样?有没有感觉轻松一点?”

宋蓝蓝抬手在额头上抹了一把热汗,吁出一口气,柔声问。

但很快,她就发现了丁烁来不及闪过去的显得非常贪婪的眼神。

她一阵警觉,低头一看,吓了一大跳。

“哎呀!”

这汗水把领口打湿了一大块,拉着它往下坠不说,还紧贴胸口,什么轮廓都跑出来了。

难怪会看到那家伙那么奇怪的眼神!

他本来就是大色狼,还给他看到这些。

宋蓝蓝脸色羞红,一声不吭地,立刻挺身朝里间走去。

丁烁吓了一跳,以为她生气了,赶紧道歉。

宋蓝蓝都不回应,径自走进去。片刻之后出来,已换了一件比较厚的、而且很宽大的那种衬衣,扣子还都扣上了,一直扣到脖子下边,看上去,紧密无比。

然后,她还是不说话,默默地继续给丁烁搓瘀伤。

丁烁忍不住说:“蓝蓝,不要这么厚的衣服,现在是夏天,很热,你会憋坏的。”

宋蓝蓝不说话。

丁烁停了一会儿,又说:“要不,你把扣子解下几个来吧,透透气……哎哟!”

啪的一声,他脖子一缩。

宋蓝蓝还是不说话,但她抬起巴掌,朝他脑袋上拍了一下。

丁烁也不说话了。

慢慢地,慢慢地,他歪下了脑袋,心里头还充满得意感。

小样儿,以为穿得那么密,就可以逃脱我无孔不入的眼睛了嘛。

大爷我还有得看呢!

可不,虽然衬衫比较大,但还是无法阻挡美女老板的波涛汹涌啊,同样是被高高地撑了起来的。但这不是关键。关键在于,随着宋蓝蓝的小手儿在丁烁身上的搓动,那纽扣和纽扣之间的缝隙,都拱了起来,露出一只只小洞。

里边,宋蓝蓝已经把T恤脱了,所以丁烁看到好多白嫩的小肉肉。

胸口上神秘的山谷,腰腹那里雪白光滑的肌肤,甚至连小巧玲珑的肚脐眼都若隐若现呢。

丁烁看得一阵阵兴奋,大爱宋蓝蓝的肚脐眼!

圆溜溜的肚脐眼,里头好像关上了两扇小小的门,犹如紧闭的小bobapp官网下载。

丁烁这一看,顿时邪恶起来。

哎哟我去,肚脐眼长成这样子,令人很有联想力啊。

不行不行了,浑身的热血都要爆出来了。

肚子里头涌起一股让丁烁他自己都感到害怕的热流!

这会儿,宋蓝蓝忽然嘀咕起来,语气里透着奇怪。“丁烁,你的身上怎么看起来……好多伤疤似的?是不是伤疤啊?这个……这个好像是我在电影里看到过的枪伤……”

确实,丁烁的上身有不少疑似伤疤的地方,但都非常淡,不认真看都看不出。

丁烁摇头说:“不是,小时候出过一场奇怪的皮肤病,治好后就变成这样。”

如果有内行人看到,定会大吃一惊。

那绝对不是什么皮肤病,就是伤疤!而且每一道伤疤,都代表着相当严重的伤,有不少甚至会要人命。不过,后来处理得相当完美,所以几乎看不出来。

单纯的宋蓝蓝就像不知道丁烁还在偷看自己一样,就这么信了她。

她想了想,又嘀咕起毒虎堂来,担心他们还会找上门。

她知道那帮歹徒肯定不会罢休。

“有时候也挺讨厌自己,长成这样,老是招坏蛋。”

宋蓝蓝摸摸自己的脸蛋,好像恨不得一巴掌把它打丑,杜绝那些坏蛋的不轨意图。

丁烁淡淡地说:“长得漂亮不是你的错。放心,他们不会再来。”

这一刻,他决定了一件事。

“你怎么知道?”宋蓝蓝惊诧地问。

丁烁自知失言,摸摸后脑勺,郑重地说:“男人的直觉!“

宋蓝蓝噗嗤一乐:“你真逗!”

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好了,给你搓完了,晚上再给你搓一遍。”

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心里头也觉得一阵阵古怪。身子里好像有一股莫名的热流在涌动,让她一会儿像是陷入热乎乎的温水里头,一会儿又像是被电麻了一下。特别是看着丁烁那魁梧健壮的上半身的时候,这种感觉就特别强烈,浑身都麻酥酥的。

她努力让自己别去看,专心致志地搓,但就忍不住看一看。

这家伙好健美的身材啊,充满力量感,比电视上看到的那些健美先生厉害多了。

宋蓝蓝都担心自己再看下去,晚上就会梦见这么强壮的体魄。

她心如鹿撞。

幸好搓好了,再搓下去,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丁烁应好,瞅瞅她,忽然说:“哎,老板,你的衬衣下摆掀起来了。”

大概是刚才把手臂抬上抬下地,宋蓝蓝的衬衣下摆掀得挺高的,又有汗水黏着,掉不下来。于是,一圈儿白白嫩嫩的肚皮都跑出来了,白得真有些耀眼,真好看。

微微鼓凸着,展示着她那丰满型的身姿,这是丁烁最爱的。

他不大喜欢苗条型的,骨感型的更让他拒之千里之外,就喜欢宋蓝蓝这种丰满窈窕。

宋蓝蓝哎呀一声,脸越来越红,赶紧整理下摆。

其实,在大色狼面前,她应该跑到他看不见的地方去整理的。可她傻乎乎地,忘记了。就当着丁烁的面整理起来,而且……还先把下摆往上拉了拉,要弄直了再扯下来。

这一拉,完了!大色狼顿时瞪圆了眼睛。

以为那很容易让人联想的漂亮无敌的肚脐眼冒了出来。

当即,丁烁的脑子轰了一下,他的行动就被魔鬼占据了。

本来就憋得不行的嘛,嗷呜!

他一下子抱住美女老板的腰身,脸就朝着她的肚皮凑了过去。

这货真猥琐,他居然在宋蓝蓝的肚脐眼上亲了一下。

那皮肤,真柔嫩,带着微微的汗香味儿。

宋蓝蓝惊呆了。

她两条手臂抬起来,有那么两三秒的时间不敢动,茫然无措。

她如果不茫然无措就好了,及时反抗,一下子推开丁烁,谅这个有很大色心其实却没有多大色胆的家伙也不敢有大动作。

但是,她茫然了!

更要命的是,她居然还不知道为什么,把两只手给举了起来。

这就好像在纵容丁烁一样。

于是,大色狼进一步猖狂起来。

他不是抱住了宋蓝蓝的嘛,两只手都绕到背后去了。一下子,就如同两只大老鼠一般,从后边窜进了她的衬衫里,一路向上。

宋蓝蓝刚才给丁烁搓瘀肿,弄得满身大汗,背上也是。这使用她的背部肌肤特别柔嫩光滑,摸起来非常舒爽。丁烁的两只手就如同在上边滑冰似的,滋遛滋遛,就窜到了上边。

碰到了几根绷得紧紧的带子。

顿时,他更是激情澎湃起来,竟然摸索那带子上的几竖排的搭扣。

而他的脸,也几乎贴到人家的肚皮上去了。

这会儿,宋蓝蓝才回过神来,惊慌地喊道:“丁烁,不要,你放开我!”

她在这家伙的怀里用力扭动,忽然,嘣嘣几声!

一下子,她呆住了,丁烁也呆住了。

衬衫虽然宽大,但也被宋蓝蓝的饱满撑得有点紧,那些纽扣的压力挺大的,何况丁烁把两条粗壮的手臂都伸了进去!这绷得实在是太紧太紧了,于是,蓝蓝一扭动,扣子都弹了出去。

有的弹在地上,有的弹在丁烁的头上。

衬衫,就这么敞了开来……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