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行情交流 >二十八、大汛战鳕鱼(下)

二十八、大汛战鳕鱼(下)

2020-10-18 13:30:45钓沉船

这二斤半的坠子,加上一条不小的鳕鱼,加上线斜出去十几米,虽然流水减缓,但阻力依然很大,伊酷达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鳕鱼还是一头头的拉停电轮。真不是干这个活的东西。一共八个前进挡,我只能推到二档跟我此行的第一条鳕鱼较着劲。一条鱼得拉了五分钟?十分钟?不知道,反正感觉好久好久。

头灯的强光下,泛起一个白色的影子。看了下计数器,还有十米。昨天出海近海还是一片黄泥汤,在这里,海水清澈到不可思议。偶尔从灯光地下嗖的过去一个影子,不知道是鱼是虾,还是什么别的生物。我的鱼线倾斜的很厉害。轮子拉力不足,鱼的挣扎加上流水阻力,鱼已经缠绕到邻居的线上,跟邻居打声招呼,刨钩在手,只待它进入我的射程。


出水了,十二三斤的大家伙。近几年没怎么出来钓鳕鱼,此刻有点小小的激动。刨钩照着腮帮子猛然往上一提,这家伙乖乖的束手就擒。这近百米的挣扎基本耗尽了它的体力。落进了甲板,才想起扑腾几下。钩子已经没法摘下,深喉。不要了,送给它了。赶紧解线。大活汛出来钓鱼,缓流这段时间是黄金时间,浪费是最大的犯罪。

1000克的坠子已经可以安全落地了。此时全船上鱼。想起来王教练还在舱里迷糊,钩饵下水,赶紧到舱门喊他,他迷迷糊糊应了一声。回到我钓位,竿子已经不是人形,又上鱼了,还是个十斤开外的大家伙。刨鱼进舱,王教练这才出了舱门。

摘鱼挂饵,再下钩鱼线已经彻底垂直,平流了。王教练没睡够,嘟嘟囔囔说我打扰了他的春梦。


鱼口开始变得迷离,竿子明明出现大动作,电轮一推,空空如也。旁边的老哥收线换饵,竟然有条十七八斤的大鳕鱼吃饵而毫无发觉。流水停止,鱼的吃口变的狡猾。究其原因,流水大的时候,鱼饵从鱼身边经过,机会稍纵即逝,鳕鱼必须抓住一切机会抓住猎物;平流了,它有的是时间品鉴下鱼饵的口感,味道等等。所以平流的鳕鱼变得难钓,但还是有上钩的。这不,伊酷达又搞上一个来,这次不费劲了,没有流,1000克的坠子直上直下,轻松加愉快的,一路欢唱着拉起这条鳕鱼来。

三条入账,再也无口。王教练嘟嘟囔囔的进舱继续他的春梦去了。船长重新起锚下锚,打算钓个起流。按说起流的鱼应该更好钓,可全船就上了两三条鱼再无动静,流水再变火箭,罢了,我也下舱休息去!


这一觉就睡到早晨八点多,太阳明晃晃的高悬东方,颇有些刺眼。海面已经平整如绸,在船上行走如履平地。真是个难得的好天气。算计又该是个落流,期待着全船爆钓。总是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昨夜那疯狂的鱼口再也没有上演。一天的几个落流,平流,涨流,鱼口都稀疏的很,这几个流水下来,我也就钓了三四条鳕鱼。跟我昨天半个小时战绩相当。难道鳕鱼晚上吃口更猛烈些?不得而知。

到了第二天晚上,我和王教练打起十二分精神。一天一夜下来,我们和船尾的几位大哥的差距不是一条两条。我旁边这位仁兄,120升已经满了。十七八条吧,一箱子冰水,裹着鳕鱼的大肚腩,在轻轻的摇摆中发出微微的哗啦声。最大的一条足足有二十多斤,小猪崽一般,如此收获,真让人羡慕!


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全神贯注投入战斗中来。第二晚,王教练大发神威,一直搞到11条;我也十二条入账。第三天早晨,我们一人又搞到两条。最终以14:13我微弱优势胜出,不容易啊,小米加步枪的容易吗?哈哈。

自从2012年的几次远海钓鳕鱼之后,这几年没有正经来远海钓过鳕鱼。此次出行,的确颠覆三观。我原有的一些理论已经完全靠不住脚。船上几位前辈的垂钓方法,钓组搭配,饵料的运用,都带我全新的启示。钓鱼的技术在不断更新,不同地区确有一定差距。

我想,这就是钓鱼的魅力吧!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也可搜索公众号加关注:钓沉船。定期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