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行情交流 >路亚鳕鱼(三)铅头也高效

路亚鳕鱼(三)铅头也高效

2020-11-15 06:04:38斯柏瑞特路亚


        自上次使用炎月路亚了几条鳕鱼之后,朋友之间传开了,好多钓友也买来了炎月饵在船上使用,部分钓友开始上鱼,并且用在不同的钓场,上来不同的鱼种,除了鳕鱼外,还包括黑头、鲈鱼、黄鱼等。下图为钓友楠楠使用炎月搭配阿末T尾钓获的约十斤重的鳕鱼。


        也有一些钓友使用炎月并没有立马上鱼,但是不要气馁,可能还没有很好的掌握使用炎月路亚的小技巧,当然中鱼也有很大的运气。



        除了路亚鳕鱼之外,鲜活的鳕鱼图片也是少之又少。青岛著名的海鲜手绘名人卡卡罗特,拿到我拍的新鲜鳕鱼图片,创作了一幅以假乱真的逼真手绘作品。大家来欣赏对比一下,实在是佩服!



        再聊钓鱼,上次作钓发现了一些问题,就是炎月钓鳕鱼,经常有口咬不中,平均两到三口钓获一条,命中率较低。而且几乎所有钓上来的鳕鱼,钩子都是挂在嘴角,没有打穿上颚或是吸入喉咙中鱼。这就让我对这种鱼的攻击方式产生了兴趣。众所周知,大部分的路亚鱼种通常攻击饵鱼的头部或是他看起来比较关键的能一击致命的位置。但不排除有些鱼从尾部攻击。炎月模仿的是鳕鱼最爱吃的章鱼类饵物,炎月的两个单钩则集中在饵体的尾部,假如鳕鱼从饵体后面向前攻击,那么两个小单钩应该非常容易被鳕鱼吸入巨大的口腔,然后刺鱼,极有可能挂在口腔内而不应该每次都挂嘴角。如果鳕鱼从侧面攻击拟饵的头部,由于炎月钩距离炎月头较远,很容易出现miss,有口不中,偶尔有鱼吸入钩子,则钩子正好在嘴角位置,刺鱼挂中嘴角。假如炎月头部有钩子的话,则很有可能在鳕鱼攻击时挂住上颚。抱着这种猜想,我在一部分炎月头部上方加了一些三本钩。并且准备了一些钩尖比较靠前的大克重铅头钩配合通心铅使用。墨迹到凌晨一点才睡,睡了两个小时,三点半起床稍微收拾了一下,独钓寒江月已经在小区门口等我。



        六点半左右赶到杨家洼码头,船老大已经在等我们,这是一条木船,由于快艇被别人包船,我们只能上小木船作钓,木船航速较慢,作钓效率会非常低,能去的钓点也很少,仅限一些木船密集的大众钓点。在青岛这边上船海钓,多采取拉流钓法,船只开到水下标点的上游停下或怠速航行,让船被流水和风的带动下在标点上方通过,水下的钓饵在经过标点时被鱼儿攻击,如果船老大没有计算好标点位置与流向风向和船航行角度的关系,则很有可能钓饵不能准确送达水下标点。



        今天大雾天气,我有种不详的预感,很多人是有可能要空军,包括我。哎,既然来了,就认真作钓吧。由于木船航行的较慢,八点多才到标点区域,船老大并没有钓点,我们只能随便找了个位置碰运气。今天船上的五个人均是采用路亚钓法,木鱼还做了二手准备,带了一些章鱼。独钓寒江月坚持使用自己家的铅头钩,其余几人均采用炎月饵,我也是使用了头部加上三本的炎月。钓了好久,没有鱼口。只有吾乡大湿钓获了一些水下的岩石上来,体验了收线摇轮的乐趣。我的炎月由于三本钩的影响,会有不少胶丝搭在钩子上,状态并不自然,而且挂底两枚,于是换上了40克左右的霸道铅头搭配阿末家一款软饵,在线上穿了个20克的通心铅。



        长时间不中鱼,大家一致决定更换钓点,由于船老大没有钓点。我们只能自己猜测钓点,我决定去船只密集的一条航线的上游,到了那个位置下钩,下面的底质果然不一样,是一片坚硬的石底,那么应该有结构藏鱼,下钩没多久,水下就传来咚咚的轻微鱼口,也不知道是什么鱼攻击,不像是鳕鱼,应该是体型较小的黑头,小口过后,一个重口。我暴力一刺,中鱼,力气不大,鱼儿不时往下窜动,应该是黑头。拉到水面,果然是一只斤半左右的大黑头,今年钓的第一条黑头。紧接着下钩,依然有小口,突然一个大口,中鱼!力量还不错,碧蓝的海水里渐渐闪现出一条白花花的身影,是鳕鱼!



        鱼儿拿上来后,如我所料,铅头钩尖正好击穿鳕鱼厚实的上颚,而且钩中的位置在嘴中间。非常理想的位置,除非断线断钩,只要弓住竿子,这个位置很难跑鱼。摘下拟饵扔到水里,拟饵应该是快落到底但还没有完全到底的时候,再次中鱼。拉上来还是鳕鱼,钩子刺中的位置也是中部上颚。这两次中鱼,多少能说明一点,鳕鱼攻击极有可能优先攻击饵鱼头部,所以这两次中鱼钩子都在上颚,所以之前用炎月经常有口不中或者是挂嘴角上鱼。但这并不能说明铅头钩一定比炎月好用,炎月独特的泳姿更能模仿鳕鱼最爱的章鱼,或许会吸引更多的攻击。


        连中三条鱼后,船只已经飘过那片区域,我们要求在回去,但是船老大已经找不到刚才的位置,之后的一整天我们盲目的尝试了很多位置,都再也没有鱼口,只有木鱼换上章鱼拿到了一条鳕鱼。没有钓点是可怕的,茫茫大海,碰到鱼的几率非常低。其他船钓的也不好,很多钓友空军。其他几位路亚的朋友可能因为第一次作钓这种深水钓场,并没有找到模式,也可能是运气不佳,导致空军。除了人为的原因,由于最近持续升温,水温接近7度,鳕鱼也开始集体撤退游向更寒冷的水域。导致集体渔获很差。



        回来之后,在钓鱼人APP上看到很多船老大都取消了斋堂岛钓鳕鱼的活动,看来鳕鱼真的撤退了,再钓鳕鱼可能就要下一年了,然而我还没有研究明白呢,也没钓过瘾,期待明年鳕鱼早日回到青岛。


人生有限,千万不要因为正事耽误钓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