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行情交流 >清纯美女找神医治病,没想到结果却被…

清纯美女找神医治病,没想到结果却被…

2020-11-28 12:44:41畅读书坊

“马勒戈壁,张屠夫那个王八蛋,老子只是上山采药回来,经过他家屋后面,无意中看见他女儿在洗澡而已,硬是说老子偷窥他女儿洗澡,还拿着杀猪刀满村子追杀老子,害老子名声尽丧,不得不出城避避风头。”

      年轻人恨恨的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忽然换上另外一副表情,“不过张美丽的身材真是不错,前凸后翘,婀娜多姿,皮肤白的跟牛奶泡过似的,不知道摸起来是什么感觉……”

      想起那令人血脉喷张的一幕,年轻人露出一副猪哥相,手掌还凭空抓了两把,像是在YY着什么,不过他很快就清醒过来,摇头叹息道:“可惜我袁豪一世英名,全都毁在那王八蛋手里,不过还好,临走前老子往他家的猪饲料里下了一把泻药,他家的猪吃下去了,保准得瘦个三五十斤,亏死他丫的。”

      想起这项杰作,袁豪的心情略微顺畅了一些,不过很快就愁容满面,“但是现在咋办呢?这江城里人生地不熟,我又没有文凭学历,怕是连工作都找不到啊!”

      袁豪哀叹着,他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娃,父母去世的早,是跟着爷爷长大的,会一点医术,是爷爷拿着一本叫《扁鹊内经》的书籍,手把手教他的,那书籍破烂的不成样子,一看就不值钱,也不知道爷爷是哪里弄来的,还神神秘秘的说这是什么古代大神医“扁鹊”留下来的医书,叫他不要跟外人说。

      袁豪才不信这些鬼话,不过这套医术还真的有点用,经过十几年的学习钻研,什么感冒发烧,肚胀发热等等,基本上是手到病除,爷爷去世后,袁豪也是靠着这套医术,给村民们治病才得以营生。

      他秉承爷爷的遗嘱,看病不论男女,不嫌富贵,口碑一向很好,直到昨天傍晚撞见那香艳的一幕,平静的生活就终止了。

      “哎,不球想了,先想办法在这里活下去吧。”袁豪打起精神道,天无绝人之路,虽然都市里生活不易,但是总会有办法的,活人还能让尿给憋死了?

      “免费体检咯喂!市中心人民医院公益驻点,测身高量血压,免费提供医学咨询,大家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喂!”

      袁豪正走着,忽然听见一阵吆喝,循声望去,发现不远处的树荫底下,有两个身穿白大褂的人,他们跟前摆放着一张小桌子,桌上有血压计、温度计等仪器,看起来挺专业的。

      袁豪在电视里看到过,有些医院会不定期的进行这种公益性质的活动,没什么奇怪的。

      正值下午五时,街上的行人络绎不绝,听到有免费体检都纷纷驻足观望,但是并没有人上前询问。

      过了大概十分钟,一位三十五六岁的女人走了过去,还没坐下便大声对着其中一位穿白大褂的医生说:“陈医生,终于盼到你来了,上个星期我老公在你这里看了病后,回去吃了你给他开的药,现在精神可好了,一到晚上就像野兽一样……”

      女人嗓子扯得很高,生怕旁人听不到似的。

      “嘿嘿,谁这么不害臊,这种事情居然都敢当众大声说出来。”袁豪朝女人说话的方向看去,只见一白大褂医生一脸微笑的,跟中年女人攀谈了几句,然后把两黑色瓶子装进袋子里递给女人,女人给过钱,便满心欢喜地离开了。

      “头发枯黄,面黄长斑,眼神无光,一看就是气亏体虚,性生活不和谐的表现,如果他老公真的能满足她,她应该满面红光才是。”袁豪低声嘀咕着,明眼人都能看出的骗术,难不成会有人信?

      袁豪虽然从农村出来,但是曾听爷爷说过,以前张屠夫的老婆到城里看病治疗不孕不育,结果被骗,花了一千多块买了一瓶假药回去,两年还是造不了人,反而因为房事频繁造成张屠夫肾亏,袁豪一想到这件事就笑得不行。

      “活该!要不是我爷爷帮忙治疗,那还有今天的张美丽,哼!”

      袁豪寻思着要不要过去拆穿他们,但一想到自己初来乍到,能不惹事就不惹事算了,还是先找个地方落脚为妙。

      “美女,我看你身体瘦弱,面容憔悴,眼神飘忽不定,要不过来检查一下,我们这里是免费义诊的。”

      “这真的是……免费的吗?”袁豪刚要转身离开,突然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如涓涓细流般,听的人苏苏的。

      只见一个女孩身穿浅绿色碎花连衣裙,脚穿白色帆布鞋,十分简单大方的着装显得身材娇小,长而乌黑浓密的秀发披肩而落,远远看去就像天空当中的一抹彩霞,然而又极其清新脱俗,可爱迷人。

      “哎,又有人得遭殃了。”袁豪摇了摇头,但是他并没有离开,不知道为什么,袁豪感觉眼前的这个女孩非常特别,好奇心让他往前靠近了几步。

      下一刻,袁豪看清了女孩的容貌。

      女孩约莫十八九岁的年纪,鹅蛋脸,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闪烁灵动,面容秀美,只是肌肤间少了一层血色,显得异常苍白。

      袁豪像是着了谜一样,眼珠子一动不动的盯住女孩。

      “是的,美女尽管放心,我们这是免费体检的。”其中一位白大褂对着女孩笑吟吟地说。

      说完,他便热情地招呼女孩过来坐下,简单的问了几句后便切起脉来,接着便拿出仪器,又是测血压,又是量体温……

      好几个项目下来后,那穿白大褂的男人在桌上奋笔疾书,写的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什么鬼,便开始忽悠起女孩来。

      “美女,你的体检报告我已经写好了,总的来说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穿白大褂的男人说到这里突然皱起眉来,表情严肃的对着女孩说:“只是你有点体虚,气亏气虚导致气血不足,但是你放心,我可以帮你从内调理补气。”

      好家伙,这两混蛋真能忽悠人!什么体虚气亏的,瞎扯淡!袁豪越看越不惯这两披着白大褂的骗子,同时也为那单纯的女孩担忧。

      袁豪虽然并没有接触过那女孩,但是中医讲究的四诊法即望诊、闻诊、问诊和切诊他可是融会贯通,特别是望诊,基本上村里的人到他这里看病,袁豪只要通过望色,就可以判断病人的病症以及其病程的演变和预防,别的他可不敢保证,但是看病,袁豪还是特别的自信。

      面前的女孩虽然面容苍白,但是她的身体肌肤还是娇嫩而有血色,眼神清澈,发质浓密而乌黑,身体线条紧密有致,看得出是一个健康的美女,只是身体能量暂时供应不足而已,换句话说,就是饿过头了!

      白大褂男人向另一位白大褂女人使了一个眼色,女人便从箱子里拿出了一瓶拳头大小的白色药瓶子,递给女孩说:“这是调理补气的药,只要你每天早晚各服用一次,每次服用两颗,坚持服用一个星期,那么你的气血就可以调理到正常人的水平了。”

      “请问这……要钱吗?”女孩说话非常小声,可怜楚楚的望着穿白大褂的女人。

      “这个当然要钱的,我们只是免费体检,但是药还是要钱买的,总不能让我们无本而归吧。”女人说完,便把药瓶子递给女孩说:“来,才五百块就可以买一个健康的身体了。”

      “等等!”

袁豪快步走到女孩跟前,锋芒的双眼扫到那两个穿白大褂的骗子身上。

      “别相信他们,这两混蛋就是披着羊皮的狼。”

      那两人先是一愣,但细看来者只是一位二十出头的,像农民工一样的毛头小家伙,白大褂男人非常不屑的说:“年轻人,没根没据的别胡说,我们可是正规医院的医生!”

      “嘿,正规医院的医生会打着免费体检的旗号,到大街上买药收钱?我说大哥,你可忽悠不了我。”

      听袁豪一说,街上观望的人都纷纷对那两穿白大褂的人指手画脚,议论纷纷。

      两人感觉情况有点不妙,又蹦出了一句话说:“我们在这里是义诊,为病人解除病痛是我们的职责,而且我们在这里也治疗好了多位病人。”

      “好家伙,真不要脸!那你说,这位女孩有什么症状?”袁豪心想,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非得哥我拉你下套。

      “她……她体虚,气血不足,我为她开的药是调理气血的,这有什么不对吗!?”白大褂男人神色突然有点慌张,但他觉得就凭这个农民工一样的毛头小伙子,不至于对他们构成什么威胁,毕竟医学这么高深,外行人是绝对看不出来的。

      “哼!真是瞎子练劈叉——瞎扯蛋!我告诉你吧,这位女孩身体虽然是有点瘦小,但是她健康得很,只是连日来没好好吃饭,导致身体有些虚弱,你连体虚的症状都说不清,还敢出来显摆?”

      袁豪说完,嘴角勾勒出一抹狡黠,用手指了指白大褂男人说:“倒是你,病的可不轻,你还是先回去治疗治疗你自己吧,萎男!”

      “你说什么!说我是萎男?!我曹你麻痹,你小子说话给我小心点!”白大褂男人气的咬牙切齿,一副想干架的样子。

      “萎男,我说你肾亏,你可别不信,你是不是经常感觉畏寒体冷,还失眠多梦,夜尿频繁,而且行房的时候,坚持不到一分钟就完事了?”

      “你……你怎么知道?”白大褂男人脸颊突然红了起来,又羞又怒的盯着袁豪。

      “很简单,你瞧你身体虚胖,一看就是少运动的人,眼睑浮肿,证明你的肾脏功能正在减退,头发稀少,证明你脱发严重,这些都是肾脏精气阴阳不足的表现。”

      “那怎么办?”

      “这个好办,只要你服用了我这一瓶药,包你夜夜笙歌,做个真正的男人。”只见袁豪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小瓶子,在白大褂男人面前晃了一晃道:“来,这瓶药八十块,包你满意。”

      袁豪寻思着刚来江城,身上钱不多,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捞他一把钱,要不然生活都成问题。

      白大褂男人一脸懵逼样,这特么的都什么鬼,才八十块?还包我满意?外面简简单单治疗肾亏都要好几千上万好吗!这特么感情是同行吧?!骗人都不带懵的!

      袁豪看白大褂男人一脸惊愕的样子,还以为价格开高了,要知道平时他在村里面给人看完病,一般都是给一只鸡或者给几斗米,八十块在村里可相当于两只鸡了。

      “我说你们城里人可真小气,那要不这样吧,七十,不能再低了……六十……,我曹,我还真没见过这么小气的,四十,这下真的不能再低了,不要就滚蛋!”袁豪挥了一挥手上的药瓶子,一副惋惜到没了一只鸡的样子。

      我曹你骂了隔壁的,这道上真特么什么人才都有啊!

      此刻白大褂男人心中犹如有千万只草泥马在奔腾,这才是真正的骗子啊喂!

      “小子,我看你是同行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你还是走吧,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否则,哼!”白大褂男人说完,朝袁豪伸出双手紧紧握了握拳头。

      “切,不识货!活该你一辈子当萎男!”

      这小子真特么欠揍是吧,真是得寸进尺!

      白大褂男人哪里还忍受得了,满目狰狞样盯着袁豪,紧握的拳头就像是脱了缰的野马一样,朝着袁豪左脸挥去。

      袁豪神情非常的淡定,白大褂男人急速挥过来的拳头在他眼里就像是慢动作般被分解开来,当拳头离袁豪脸上只有一指距离的时候,袁豪左手闪电般伸出,五指张开又瞬间紧握。

      “啪啦!”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声顿时蹦出。

      下一秒,只听见白大褂男人鬼哭狼嚎般的声音响起,“啊,我的手掌……”

      “切,想不到你不单是萎,连骨头都这么脆弱。”袁豪笑眯眯地看着白大褂男人,仿佛在看一只猎物。

      白大褂男人脸都白了,刚要说话,突然身后围过来三个人,为首的正是刚才帮助他们设套的托儿,身后带着两个身高均过一米八的膀大腰圆的打手,白大褂男人眼神一亮,仿佛在黑夜之中看到了光明般,对着那托儿道:“老婆!你终于带人来了,你俩还愣着干嘛!给我上!把那小子给我往死里揍!”

      俩打手十分不屑地扫了袁豪一眼,鼻孔朝天,一副吃定他的样子。

      袁豪忽然哈哈笑了起来,对着那托儿道:“我说为毛你性生活不和谐呢,原来找了一个萎男当老公,难怪难怪。”

      “曹尼玛!还这么嚣张,给我往死里打!”白大褂男人哪里还忍受的了,一副气炸了的样子。

      “去死吧,小子!”

      俩打手抡起砂锅大的拳头,目标分别锁定袁豪左右两边的肩膀,这俩拳要是都击中,估计袁豪的胳膊就双双报废了。

      然而,十分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他们的拳头落到半空中就停住了,俩打手的身体僵直,仿佛石化了一般。

      袁豪神情淡然地从他们身旁走过,扑通两声,两个打手笔挺挺地倒了下来。

      白大褂男人嘴巴张得大大的,他还没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甚至都没有发现袁豪出手,俩打手就已经双双倒下,这是什么情况?

      站在他旁边的那托儿,和另一个白大褂女人惊叫一声,早已吓得瘫软在地上。

      “帅哥,你大人有大量,你就放过我吧,我这马上走,我保证以后不敢再犯你了。”白大褂男人双腿噗通一声跪下求饶,地上一摊水迹向外慢慢延伸,早已吓尿的他裤裆湿了一大片。

      “别走啊,刚不是挺嚣张的吗?把你们骗来的钱全拿出来,要不然别想从这里走出去!”袁豪大手一张心想,反正他们的钱也是骗来的,嘿嘿,哥我刚好兜里缺钱,这不义之财也算是我为社会除暴安良得来的吧。

      白大褂男人哪里还敢反抗,把掏出来的钱双手奉上,“帅哥,钱全在这里了,我……我可以走了吗?”

      袁豪接过钱,数了数,好家伙,足足有一千多块,“滚吧,以后要是再让我看见你干这等坏事,我可饶不了你!”

      白大褂男人听完,连说“不敢了不敢了”,便灰头土脸的拉着那两女快速地离开了。

袁豪看着手上的钱,满意地笑开了花,过了一会,却又无奈地摇了摇头,要知道在江城这个繁华的大都市里,一千块根本算不了什么,而且他这样的学历根本找不到什么好的工作,估计撑不了半个月就没了。

      袁豪哀叹着,肚子又不争气地咕咚咕咚地叫了起来。

       “哎,不球想了,先找个地填饱肚子再说吧。”

      俗话说:家有黄金万两,不如薄技在身。袁豪相信,只要他还有治病这项手艺在,无论去到那里他都不会饿死。

      袁豪用力把钱拽在手里,便往街道方向找吃的,没走多远,发现身后一道残影一直尾随自己而来,袁豪皱了皱眉,麻蛋,大城市就是混乱,难道刚碰上骗子,现在又要遇上打劫的?更何况哥也没多少钱啊!难不成劫色!?

      袁豪快步闪过两个街口,躲在一偏僻的街角处,没多久,小巷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道身影越来越接近街角,三米、两米、一米……袁豪在心里盘算着,这时,只见袁豪身体往下一沉,立马一记扫堂腿闪电般出击。

      “啪。”

      击中对方的那一刻,袁豪才看清对方,一抹浅绿色碎花连衣裙犹如天空中飘荡的落叶,凄美而又伤心……

      握草!这不就是刚才看病差点被骗的那女孩吗!

      说时迟那时快,袁豪马步再往下一沉,同时双手端盘子般往下一摆,触手间一抹柔软,顷刻间,女孩已经倒在了他的怀里。

      “啊……”

      女孩已经完全吓呆了,惊慌的眼神怔怔地看着这一幕,双腿仿佛触电般颤抖起来。

      愣了一会,女孩突然发疯似的挣扎了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袁豪,道:“你,你下流无耻!呜呜,你欺负我……”

      袁豪站了起来,挠了挠后脑勺,一脸苦笑地看着眼前这娇小可爱的女孩,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刚还以为是抢劫的……好啦,你不要哭啦。”

      “呜呜……”女孩哪里听袁豪的劝慰,越哭越大声,“呜呜……从小到大从来没人欺负过我,你,你要对我负责!”

      我擦,负责?居然有这等好事!袁豪可是一万个愿意啊。

      正面仔细看那女孩,袁豪那是越看越那个满意,张美丽和她一比,简直就是三黄鸡和凤凰对比,袁豪这辈子还真没见过这么清纯可爱的妹子。

      女孩眼睛一眨一眨的,满是无助和惊恐,小眼睛小嘴巴,五官十分的精致。

      再看身材,个子一米五左右,属于娇小玲珑型,肌肤泛着少女特有的光泽,有种一看就想拥她入怀的冲动。

      “我倒是想对你负责,但是我告诉你,我可不是什么好人。”袁豪说完,两手凭空做了一个握爪状,道:“要不,你就从了我吧。”

      女孩吓得惊慌失措的往后退了两步,“你怎么这么坏,又要欺负我,呜呜……”

      “好啦,我不耍你了,但是你为什么跟踪我呀?”袁豪看女孩又羞又怒的,实在不忍心再逗她。

      “我这不是看你刚才帮我解围了,感觉你应该是个好人,所以就……”女孩羞的跺了跺双脚,道:“我,我饿了,我已经一天没吃饭了,你能不能请我吃个饭?”

      袁豪一口老血差点吐了出来,盯着女孩那娇羞得不行不行的脸蛋,真是无奈又可笑。

      哎,我曹!我说美女,你好盯不盯,非盯上我这样一个穷逼,你眼睛倒是挺闪亮的,就是有点瞎啊!

      可转头又一想,在这么一个陌生的城市,有个美女陪吃一顿饭也还是挺滋润的,要是能再深入一点……嘿嘿,想到这,袁豪嘴角忽然弯起了一丝弧度。

      “好吧,美女,走,哥带你下馆子去。”袁豪大方的说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柳菲儿,你呢?”

      “袁豪。”

      ……

      走出巷子,街道两旁食肆林立,美食飘香,半天没吃饭的袁豪正饿得慌,再看一眼旁边的柳菲儿,此刻的她正是饥火烧肠,猛吞口水的样子实在是诱人。

      此刻正是傍晚时分,饭馆里宾客如云,袁豪领着柳菲儿在附近随便找了一间大排档坐下。

      “服务员,点菜!”袁豪大手一挥,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您好,请问两位想吃点什么?”一位中年妇女走了过来问道。

      “来,随便点,不用客气!这顿饭我请你吃!”袁豪笑吟吟地对着柳菲儿道。

      “给我来一份上汤bobapp官网下载捞饭、一份补气养颜乌鸡汤、一份金针鱼翅……好啦,就这么多吧,赶紧上!”只见柳菲儿菜单都不带看的,像是朗诵贯口般把菜点完,点完菜的她顿时笑颜逐开,像是久旱逢甘霖般开心。

      袁豪吓的差点掉在地上,我擦!这不得要我的命啊!额的个亲娘啊!美女,你还真是不客气啊!哥我全身上下的钱掏出来也不够你这一顿饭钱啊!

      我可不愿意留下来洗碗啊!袁豪那是一个郁闷,脸一下子沉了下来。

      一旁的服务员也是一脸懵逼样,看眼前的两位也不像是有钱人啊!男的邋里邋遢的,女的穿着还算是正常,但也不会这么饥渴吧!况且明眼人都看得出我们这小饭馆,也没有那么高大上的菜式啊!

      服务员愣了一会,道:“对不起美女,这些菜、我们都没有,你看,要不点些别的?”

      “幸好没有。”袁豪舒了一口气,低声嘀咕道。

      “什么烂饭店,这么普通的菜式都没有!”柳菲儿不满的说道。

      普通!这些菜式普通!我这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的菜式居然说普通!袁豪更郁闷了。

      要知道,袁豪平时在村里面,一天三顿也只是粗粮白饭,偶尔帮病人看看病,也才能吃得上的鸡鸭鱼肉,什么bobapp官网下载、鱼翅……之类的,袁豪只是在电视上或者村里面有在城里回来的人说说才知道,都是些非常昂贵的菜,普通人家根本吃不上。

      莫非这位美女是有钱人家的女儿?但是为毛她一天没有饭吃?不会是饿的精神错乱了,在胡说八道吧?!

      哎,管她呢!先填饱肚子再说!

      “给我上两份牛肉面,不要香菜!你要不?”袁豪担心柳菲儿又来几个龙虾什么的,觉得还是自己来点好了。

      “我不要葱。”柳菲儿心想,还是将就着吧,鬼叫自己肚子不争气,而且面条上得快。

      “好勒,两位稍等一下。”

      “等等,再给我上两瓶啤酒。”柳菲儿冲服务员喊道。

      什么!还喝酒!?一个女孩子家家的,看起来还这么娇小可爱,不喝也没人说你,在这里装什么13的啊!不过要是喝醉了……嘿嘿,行吧,喝!

      袁豪盯着面前的柳菲儿,那白皙漂亮的脸蛋,水汪汪的大眼睛,凹凸有致的身材,还有少女肌肤上泛着的光泽,袁豪突然心跳加快。

      美女要喝酒,袁豪肯定奉陪了,而且面前还是一个绝美的少女,心想等她喝多了……说不定这丫头一醉就主动献身了,袁豪想着,心里面顿时起了一股子热流。


因篇幅有限,点击【阅读原文】继续精彩内容,后续高潮不断哦~

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